冀东人民武装抗日大暴动

Yanhuang chunqiu - - 求实篇 - 石雷

导语:七七事变爆发后,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通过冀东抗日统一战线组织,联系抗日人士,广泛发动民众,在河北省、热河省(今分属河北省、辽宁省、内蒙古自治区)边界地区开展游击战争的武装起义。冀东人民抗日武装起义亦称冀东暴动,这场暴动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反法西斯人民武装暴动史上,是发动时间最早、人数最多、地域最广、影响最大、成果最为显著的一次全民武装抗日大暴动。它震撼了日伪在冀东的统治,显示了人民的抗日要求和巨大力量,为尔后建立冀热辽抗日根据地奠定了基础。

1938年夏天,在北平、天津以东,山海关、秦皇岛以西的滦河两岸广阔沃野上,爆发了一场席卷整个河北省东部地区的抗日风暴─冀东人民抗日武装大暴动。

冀东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它北踞长城,南临渤海,西控京津,是东北通向华北的咽喉要道。这里不仅有丰富的物产,而且还有深山密林,是进可攻、退可守的理想战场。

日本侵占东北三省后,为吞并全中国,欲首先夺取冀东。1933年5月31日,国民党政府不顾全国人民的反对,竟同日本签订了臭名昭著的《塘沽协定》,把冀东划为非军事区。1935年,国民党反动政府又签订《何梅协定》,把冀东拱手让给了日本。同年底,汉

奸殷汝耕组织了“冀东防共自治政府”,从此,冀东完全沦为日本侵略者侵华的军事跳板和兵站基

地, 600多万冀东人民过着暗无天日的悲惨生活。

一、暴动前的准备工作

抗日战争爆发后,中共中央陆续向冀东派遣干部,在冀东秘密建立党组织,发动与组织群众,开展抗日活动。1938年2月9日,毛泽东致电朱德、彭德怀,重提 创建冀东根据地的雾灵山计划,指出:“雾龙山(即雾灵山)为中心之区域,有扩大发展前途,但是独立作战区域,派去部队须较精干,且不宜过少,军政党领导人员需有独立应付新环境之能力,出发前须作充分准备。” 4月1日,毛泽东、张闻天、刘少奇等致电朱德、彭德怀,指出:“根据抗战以来的经验,在目前全国坚持抗战与正面深入的群众工作两个条件之下,在河北、山东平原地区扩大的发展抗日游击战争是可能的,坚持平原地区的游击战,也是可能的。”“党与八路军部队在河北、山东平原地区坚决采取尽量广泛发展游击战争的方针,尽量发动最广大的群众走上公开的武装抗日斗

争。”“根据上述方针,应立即在河北、山东平原划分若干游击军区,并在各区域成立游击司令部,有计划的系统的去普遍发展游击战争,并广泛组织不脱离生产的自卫军。”“在收复的地区应立即建立政府。”

晋察冀军区于1937年11月7日成立,次年2月,聂荣臻同志即按中央的决定和毛泽东同志的指示,从红军骨干比较多、战斗力比较强的第一军分区抽调了一部分兵力,由邓华同志负责,组成邓华支队,决定进军冀东。按照军区的部署,邓华同志率部于1938年2月20日从涞源出发,逐步开辟了平西、房山、涿县、涞水、良乡(今属房山)、昌平、宛平(其辖区包括现门头沟全境、石景山、丰台、海淀一部分以及庞各庄少许)等根据地,在一部分县建立了政权,组织了地方武装,扩充了部队,为挺进冀东建立了前进基地。在平西抗日根据地初步建成后, 1938年5月,中共中央和八路军总部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将在晋西北活动的宋时轮雁北支队调到平西与邓华支队合并。在平西斋堂、杜家庄地区会合后,组成八路军第四纵队,受晋察冀军区指挥,由宋时轮任司令员,邓华任政治委员,进行东进前的整训和准备。至此,冀东人民武装抗日大暴动的准备工作基本就绪。在此期间,中共河北省委曾前后两次派李楚离、吴德同志去平西与邓华联系,并向聂荣臻司令员汇报了冀东起义的准备情况,还与邓华同志商定了八路军的东进计划和冀东起义的有关事项。

二、八路军第四纵队挺进冀东

八路军第四纵队是一支英勇善战的主力部队,红军骨干较多,战斗力较强,经过短期的休整和动员教育,分三路于5月31日向冀东挺进。邓华政委率三十一、三十三两个大队走北路,沿途与康庄、延庆、永宁、四海等据点之敌作战多次,缴获甚多。宋时轮司令员率三十四大队和独立营走南路, 6月3日出居庸关, 4日攻克昌平县城敌人据点。接着,东渡潮白河,横扫密云、兴隆两县的敌伪据点,于6月下旬进到平谷县以东的靠山集、将军关一带。7月19日,攻下平谷县城,成立了抗日政府,派 姜时哲任县长。同时,蓟县县委负责领导西部起义的李子光与宋时轮同志在平谷县会面。三十六大队和骑兵大队于6月中旬攻占延庆县千家店,俘伪警20余人。数日后,东进到花盆,激战2小时,全歼伪满军300余人,缴获重机枪两挺,轻机枪6挺,长短枪百余支。

7月初,中央电示四纵队,要他们迅速向迁安、遵化、卢龙等县挺进,冲破敌人的包围,同抗日联军会合。时值盛夏,连日大雨,洪水暴涨,跋涉非常困难。7月中旬,邓华率领两个大队,排除一切困难,继续向东挺进。8月份,入迁安县境,一举攻克迁安城。三十三大队开进丰润、遵化、玉田边界,在遵化县的卢各寨建立了丰玉遵联合县政府,刘慎之同志任县长,开展政权工作。8月中旬,邓华带领的四纵队领导机关进驻遵化的铁厂镇,与抗联主力胜利会合。

宋时轮同志带领三十四、三十六大队,在西部积极活动,一面牵制敌人掩护邓华部队向东挺进,一面在平谷、蓟县、兴隆一带开展地方工作。在平谷县建立抗日政府后,积极筹建救国会,组织群众投入抗日工作。同时,抓紧时间争取改造民团。在较短的时间内,组成了以张子捷为总队长,马维密、蔡景茂、王蕴山、王长生、李俊廷等人为大队长的4支游击队,总数约2000人。同时,派王巍同志任蓟县县长,建立了蓟县县政府,与西部武装建立了直接联系。8月间,王巍召集西部起义部队负责人开会,将西部所有部队整编为10个大队,由县政府统一指挥。

三、轰轰烈烈的冀东人民武装大暴动

从1937年8月起,在中共中央北方局、河北省委、晋察冀军区的积极筹划和领导下,经过一年来的多方准备,起义条件日臻成熟。1938年5月,中共河北省委为了加强对起义部队的统一领导,决定将京东特委合并到冀热边特委,胡锡奎任特委书记,李运昌负责军事工作。这时,冀东党的组织力量如下:冀热边特委下辖迁安、遵化、蓟县、丰润北部和南部、滦县、乐亭7个县委,玉田、昌黎两个特支,有组织的党员500多人,武装抗日自卫会1.5万余

人。不久,上报中央北方局的起义计划得到批准。6月下旬,由李运昌主持,在丰润县田家湾子村召开了起义前的军事会议,我党负责同志和同盟者洪麟阁、杨十三以及高志远的代表参加了会议。会议通过了冀东抗日联军行动纲领,按原来决定,推选高志远任抗联司令,洪麟阁和李运昌任副司令。计划组成6个总队,每个总队2000人左右。高志远兼一路司令,政治主任王仲华;李运昌兼二路司令,政治主任王瑞清(胡锡奎);洪麟阁兼三路司令,政治主任杨十三,参谋长李楚离。为了加强党对同盟军队的领导,中共河北省委派李楚离、王仲华(董毓华)同志,以“华北自卫会”负责人的身份,分别到洪麟阁、高志远部指导工作。经研究决定,于1938年7月16日起义。

由于八路军第四纵队的快速东进,引起华北敌伪恐慌不安,紧急调动冀东各县民团5000人,赶到长城沿线阻截。6月20日,被调往蓟县马伸桥镇集中的蓟县民团300余人,在听到敌人要缴械的消息后,由队长夏德元(我救国会员)、赵合的率领下起义。26日,我地下党员徐志、王维新闻听各处传来起义的风声,也于丰润县四户村起义。

形势紧迫,情况危急,起义不得不提前举行。7月6日,滦县的李润民、高培之、赵玉清、张鹤鸣、张振宇、康海、高步成、赵宪章、阎绍 先、张子忠、张济等同志在港北村发动起义。一夜之间,集中了秘密发展的骨干会员300多人,成立抗联第五总队。李润民为总队长,高培之为政治主任,张鹤鸣为副总队长兼参谋长,下设3个大队。起义后,按计划四处游击,活动于昌、滦、乐三县之间,宣传抗日主张,收缴民间枪支,摧毁敌伪政权。部队所到之处,群众欢欣鼓舞,纷纷要求参军,有的甚至是带枪入伍。

7月8日,北宁路北安各庄警察局长周维新率百余人起义,会同于振忠领导的昌黎起义军合编为第九总队,随后,又与铁局寨、商家林一带起义军合编,迅速发展到1200多人。几天后,滦县城内伪保安队300多人向我起义军进攻,被我设伏于杨家院的五总队彻底打垮。我方生俘大队长刘韬等200余人,缴获轻机枪两挺,步枪200余支。首战告捷,敌伪统治动摇,广大群众很快掀起了参加抗日联军的热潮。五总队迅速发展到3000余人。这时,五总队南下到茨榆坨与曾家湾起义的高小安同志率千人赶来会合,遂编为抗联第十三总队。在 城与高志远的11支部队、李绍文独立总队、晁子孚独立总队、宿树柏独立总队、孙善蛟独立总队等会合后,攻克了乐亭县城。这时,阎达开、黎巨峰、李振华、田自修、张其羽( 8月份就到昌黎县参加了赤崖暴动)等同志在乐亭县起义,千余人编为十总队。乐亭沿海的盐警起义后,打下汤家河据点,扩

大3000多人编为三十九总队。此外,在滦县的李永玺成立一个独立大队,在渤海滨的渔民石占山和乐亭的王静安起义后也发展到1000多人,编为第一、第二独立大队(以后扩编为特务第二、第三总队)。到8月底,我党在路南昌、滦、乐地区组织的抗日联军约1.4万人。

7月14日,以蓟县为中心的冀东西部地区,正式拉开了暴动的序幕。这天夜间,蓟县县委领导了邦均起义,三区民团副团总王建国(救国会骨干)带领十几名救国会员,攻克了邦均镇伪警察局,活捉伪警30余人,缴获大枪30多支。正式成立三区队,任命王建国为区队长,冀扶朽任政治主任。7月15日,蓟县党组织领导各区救国会员同时起义。以一、六区救国会员为基础成立了第五总队(即原定的三总队),商香阁任总队长,县委书记王崇实任政治主任。以二区救国会员为基础成立了十六总队,刘卓群任总队长,李子光任政治主任。白坻中、郝希武带领救国会员打下了七区下仓警察所,缴大枪20多支,随后发动各地民众起义,编为六总队。在二区南部,廖广荣组建了十七总队。在二区西部,以救国分会为基础组成了十八总队。王济川任总队长,张子丰任参谋长,王作勋任政治主任。以蓟县五区的民团、救国会员 和蓟县、三河、平谷交界处的7支起义武装为基础组建了五县联合总队,胡香圃任总队长,卜静安任副总队长。以遵化石门镇起义的警察、民团为基础,组建了十七总队,朱绍卿任总队长,胡光任参谋长。总之,西部地区在我党直接领导和掌握的起义武装约5000人。前后在蓟县城东壕门、城西贾各庄、大王庄、龙王庙、盘山、邦均以南,马道、别山等地,与敌伪军作战十余次,给敌人以严重打击。并配合洪麟阁部打下玉田县城,配合八路军攻下蓟县县城。

7月16日夜间,我抗联第二路部队策应开滦矿工起义,派出5个总队和1个大队约万余人,破坏北宁铁路,占领了洼里、古冶两车站,把唐山至昌黎间200多里铁路截成数段,使北宁铁路停车半月之久。赵各庄、唐家庄、林西等地的矿工7000多人,在周文彬、胡志发、节振国等同志的领导下先后起义,编成4个总队和1个特务大队,曾和唐山敌伪军多次作战。节振国带领的工人大队退到农村,成为一支纪律严明、勇敢善战的模范部队。

起义期间,群英并起,传奇颇多。卢龙县简易师范学校校长高敬之,一向为人耿直,急公好义,在群众中颇有威望。7月中旬,听说滦县抗联总队起义后,他在家乡沈官营组织几百名农民起义。随后带着部队攻打卢龙城,站在关闭的城门外,大骂伪县长,历数伪县长和日军的罪行,令其投降抗日联军。在高志远部的配合下,伪军终于打开了城门。卢龙解放后,许多人纷纷参军,部队很快发展到2000多人。

高敬之积极找党的领导,编为抗联第二十三总队,任总队长(暴动后期加入共产党),共产党员阮务德(张德民)任政治主任。

同盟者洪麟阁、高志远等,根据田家湾子会议决定,也相继起义。滦县马城原民团首领高志远和胡各庄一带联庄会首领陈宇寰,在多余屯、小陈庄一带起义,成立了15个总队,发展到2.4万余人。在王仲华同志的指导协助下,活动于滦县、乐亭一带,与我第五、第十总队配合,打下滦县 城大据点,攻克乐亭县城。而后,昌黎南部暴动的丁万有所部6000余人也要求加入到高志远的抗联队伍,高志远当时任命丁万有为抗日联军昌黎支队司令,下辖5个总队,即第二十七、第二十八、第二十九、第三十、第三十一总队,各总队有千余人左右,政治主任张其羽,参谋长韩立平、蔺乃功。至此,高志远所部的抗日联军总数已达3万多人。

冀东人民武装抗日大起义,从7月6日港北起义开始,经过一个多月的暴风骤雨,首先在以滦县、昌黎、乐亭、迁安、遵化、丰润、玉田、蓟县、平谷、三河地区和开滦煤矿为中心的广大山地和平原发展起来,并推动了周围各县人民参加起义,如卢龙、抚宁、密云、通县、 顺义、香河、宝坻、宁河、武清、兴隆、青龙等21县参加暴动,其结果远远超出预料。仅抗联系统就组建了全副武装的7万多人,50多个总队,国民党和杂牌军还有3万多人。如何掌握这样大的部队和局面?按照中共中央的指示,建立了冀热边抗日根据地。

正好这时,八路军第四纵队的两个大队在邓华同志的率领下,于8月上旬进入迁安县境,一举攻克迁安城。8月中旬,四纵队领导机关到达遵化县铁厂镇,与抗联主力胜利会师。91月 日,中共中央与中共北方局致电冀热边特委并转抗日联军,电文说:“中共中央与中共北方局以十万分的高兴,庆祝抗日联军反日反汉奸起义的胜利及与八路军纵队的会合,并向在起义中死难的烈士及其家属致以崇高的敬礼!”“我们相信,这一支在抗战中新近生长壮大起来的生力军,定能在冀东各党派领袖合作与正确领导下继续胜利,创造冀热边新的抗日根据地,长期坚持抗战,给日寇的野蛮侵略以更严重的打击,进而收复冀东。”“望你们继续巩固团结,集中注意力,打破敌人对你们的进攻,扩大与巩固部队,武装与组织民众,建立冀东抗日政权,肃清汉奸,扩大与巩固你们的胜利,为驱逐日寇,建立独立、自由、幸福的新中国而奋斗到底。”这一电报,既肯定了起义的胜利,又明确了“抗联”的奋斗目标,给冀东抗日军民以极大鼓舞。

结论

刘少奇同志在1943年3月所作的《六年华北华中工作经验的总结报告》中,曾经这样高度评价过冀东大暴动:“这是一次很值得研究的人民抗日大起义。我们的同志在起义前做了很好的工作,那里的国民党组织及伪政权下差不多全部的保安队(七八个旅)、县政府的伪军,开滦矿山的工人、农民及许多地主、资本家,都联合起来参加了起义。这是真正地发动了几十万群众来进行反对日本侵略者的武装斗争,并在起义后立即组织了联合领导起义的政权与军事指挥机关。”

平谷冀东抗日根据地旧址

冀东子弟兵占据制高点

冀东区子弟兵

彭真同志题字的冀东人民抗日暴动纪念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