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的联合国代表权被搁置之原因

Yanhuang chunqiu - - 瞭望塔 - 白云涛

导语:二战结束后,在中、苏、美、英、法等国的倡议下,一个旨在维护世界和平的国际组织—联合国宣告成立。当时的中国成为联合国的创始国和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之一。新中国成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作为代表全中国人民的惟一合法政府,理所应当地享有中国在联合国的席位。但是,由于美国的阻挠,新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一直被逃到台湾的蒋介石集团非法占据,而它是不能继续在联合国代表中国人民行使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任何权利的。然后,在历经一系列的斡旋之后,终因朝鲜战争的爆发,使得新中国取得联合国代表权问题被搁置下来。

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成立的国际联盟( League of Nations)未能有效地阻止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发生,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1944年8月至10月,由美、英、苏、中四国发起,在美国华盛顿举行会议,形成了《关于建立普遍性的国际组织的建议案》,确定新的国际组织定名为“联合国”。中国作为联合国发起者之一,成为联合国创始会员国。1945年4月25日,在美国旧金山举行的联合国国际组织会议中,有50个国家政府和1个非政府组织参与了联合国宪章起草,确定法国、中华民国、苏联、英国和美国为五大常任理事国。1945年10月24日,五大常任理事国和46个《联合国宪章》签署国批准了《联合国宪章》,联合国宣告成立。

一 苏联介入联合国代表权问题

中国国民党政权虽然参加了联合国创始工作,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国民党政权龟缩在台湾一隅,当然不能继续在联合国代表中国人民行使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任何权利。

1949年9月30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通过决议,否认国民党集团出席第四届联合国大会的资格。10月1日开国大典时,毛泽东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中国人民的唯一合法 政府。11月15日,周恩来代表中国政府分别致电联合国秘书长赖伊和第四届联大会议主席罗慕洛,郑重声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是代表中国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国民党已经流亡溃散,丧失了代表中国人民的任何法律的与事实的根据,要求立即取消正在出席本届联大的“中华民国政府代表团”参加联合国的一切权利。18日,赖伊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电报并非来自联合国会员国为由,罗慕洛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要求必须经过联合国大会

总务委员会的审查为由,都不建议将周恩来的上述两个电文提交给联合国大会讨论。波兰等社会主义阵营的驻联合国代表随即向赖伊提出抗议。于是,22日,联合国秘书处把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上述两项电文,作为联合国的正式文件,分发给联合国各会员国。23日,苏联代表团发表声明,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两项电文中的立场。美国代表团声称,美国政府反对中国政府的电文,因为该政府尚未为美国和其他许多联合国会员国所承认。

1950年1月7日,正在苏联访问的毛泽东和斯大林达成一致意见:由中国外交部向联合国安理会发表一个声明,否认前国民党政府代表继续在安理会代表中国的合法地位,如果中国发表声明后国民党代表继续留在安理会,苏联将拒绝出席安理会。当天,毛泽东两次致电国内,指示把他拟就并电传给国内的声明迅即发出 。

第二日,周恩来致电赖伊、罗慕洛并转安理会理事国代表团,要求将国民党代表从联合国安理会开除出去。1月10日,苏联代表马立克在联合国安理会提出支持中国政府上述电文的提案,并声明在安理会开除国民党代表之前,苏联将不参加安理会的工作 。

二 美国对中国联合国代表权的态度

对于共产党中国和国民党中国的联合国代表权问题,美国政府指出这是个程序性问题。艾奇逊表示:应该把一个国家进入联合国与承认它的政权区分开来,在有关共产党中国是否进入联合国问题上,美国听任多数票表决,也不要求其他国家追随美国的立场 。极端反共的共和党人杜勒斯也表示:“如果事实上证明中国共产党有能力统治中国,而又没有引起严重的国内反抗的话,那么,它应该被接纳为联合国会员国。”

1950年1月12日,联合国安理会讨论苏联提案。讨论中,美国驻联合国代表提出把中国代表权问题视为“牵涉全权证书的程序问题”,并根据艾奇逊的精神发言说:由于苏联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所以否认台湾出席联合国安理会的全权证书,而美国政府承认台湾政权, 所以认为台湾代表的全权证书有效,但美国认为苏联提案所提出的问题,只是一个涉及一国代表全权证书的程序问题,因而美国的反对票不应视为“否决票”,如果安理会有7票多数通过苏联提案,美国政府将“加以接受” 。

美国的这种态度,一方面表示继续承认国民党政权,同时也否定了国民党政府代表在这个问题上一票否决权的合法性。

三 安理会的投票和中苏的抗议

1950年1月13日,联合国安理会根据苏联的提案,就接纳中国共产党代表进入联合国安理会并从安理会驱逐国民党政权代表问题进行表决,在当时11个安理会成员国中,苏联、印度、南斯拉夫投了赞成票,英国、挪威投了弃权票,美国、法国、埃及、厄瓜多尔、古巴、国民党政府代表投了反对票。

投票结果,苏联提案被否决。苏联代表团随即宣布退出安理会,并声明只要安理会中还有国民党集团的代表,苏联代表团便不参加安理会的工作,有国民党集团代表参加而做出的任何安理会决议,苏联将不承认其合法,并且苏联当然不受安理会决议的约束。

苏联宣布退出联合国安理会后,社会主义阵营的其他国家也纷纷宣布退出联合国相关组织以作呼应,此后凡是有台湾国民党政权参与的一切联合国会议,苏联和社会主义国家一律退出以示抗议,致使许多联合国会议和国际会议无法举行。与此同时,中苏两国和社会主义阵营国家掀起舆论攻势,将目标锁定美国,指斥美国庇护蒋介石匪帮,破坏联合国。从1950年1月14日苏联提案被否决至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仅在《人民日报》刊登的有关谴责美国破坏中国进入联合国的各种文章近80篇 。其中目标明显、火药味较浓的有: 1950年1月22日发表的《联合国底危机》的评论文章,1月24日发表的《反对破坏联合国的行为》的评论文章,4月3日发表的《消息报发表述评,斥美帝破坏联合国》的文章,4月6日发表的《真理报记者报道,美国在埋葬联合国》的文章,4月28日发表的《美国企图继续破坏联合国,竟禁止南美各

国承认我国》的文章,6月5日发表的《苏新时代评论指出,美国阻挠我国代表出席,惟一目的在破坏联合国》等。

四 联合国秘书长赖伊的斡旋

苏联和社会主义阵营国家相继退出联合国后,赖伊担心苏联、中国及社会主义国家联合成立一个包括七八亿人口的同联合国分庭抗礼的国际组织,世界尖锐地分裂两半,后果不堪设想。同时,赖伊认为:关于中国代表权问题,实际上是共产党中国政府和国民党台湾政府究竟哪一个在事实上具有使用国家资源和领导人民履行会员国义务的地位问题,从法律角度来看,把联合国代表权问题和对一个政府的承认问题联结在一起是错误的[7]。赖伊的上述说法,非常鲜明地表达了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取得联合国合法席位的态度。国民党政府驻美“大使”顾维钧指出:赖伊的上述言论,“无异在事实上公然主张接纳中共代表团取代中华民国代表团” [8]。

从1950年4月起,赖伊开始往返于华盛顿、伦敦、巴黎、海牙、日内瓦,在安理会会员国之间积极“斡旋”,力图尽快促使新中国政权取得在联合国的代表权。对此,5月10日,《人民日报》以《联合国秘书长赖伊访欧,图解决美英集团因拒绝我国出席而出现的瘫痪状态》[9]为题作了报道。报道一方面肯定了赖伊的斡旋工作,同时严正声明:联合国目前的瘫痪状态,完全是以美帝国主义为首的帝国主义集团无理拒绝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出席联合国造成的。

然而,对苏联以退出联合国相要挟,美国政府显示了坚决的不妥协立场。美国政府声明:苏联退出联合国是一种讹诈,如果这一次联合国做了让步,日后苏联就会得寸进尺;即使苏联退出了,联合国也要继续干下去;如果出于某种原因今天结束了联合国,明天自由世界就会要求有一个新的组织来替代它。美国政府在强硬说明美国绝不接受苏联讹诈、绝不改变反对立场的同时,不断对联合国各理事国施加压力,指出向苏联讹诈妥协的严重性,并反对赖伊为共产党中国政权取得联合国代表权而奔波[ 10]。

赖伊对美国的上述行为和态度十分不满, 并不客气地批评“美国对华政策在五年前犯了根本错误”,现在“美国在联合国中关于中国代表权问题的做法也是错误的”。赖伊还十分强烈地表示:既然共产党人已经有效地控制了中国的绝大多数地区,那么,“在联合国中代表中国的自然应该是共产党政府的代表”,美国不应当为了维护自己不承认中国新政权的政策而对其他国家施加压力。赖伊甚至对美国驻联合国代表葛罗斯说:对于中国共产党人,即使你不喜欢他们,也应与他们进行对话为好[ 11 ]。

五 形势的转机

在斡旋、分歧、争执中,一些国家的态度逐渐发生了变化。

最先转变态度的是挪威。挪威于1950年月1 7日宣布承认新中国,并断绝了与国民党的关系,但在投票中却投了弃权票。3月,挪威在和新中国进行建交谈判时,在回答中国方面关于此次投弃权票的原因时解释道:挪威代表之所以弃权,是因为在投票前经了解苏联提案不可能通过,说明解决这一问题的时机还不成熟。中国调查了解的实际情况是:投票前,挪威曾向法国表示,如果法国投赞成票,挪威也将投赞成票,但法国因不满新中国支持印度支那抗法斗争,因而投了反对票,挪威也因此投了弃权票。中国方面指出:有关提案能否通过是一回事,挪威持什么态度则是另一回事,挪威政府所作的解释不能令人满意,两国建交问题需要搁置,以等待挪威的明确立场。挪威方面看到中国态度如此强硬,很快表示在未来的联合国投票中将采取积极的赞成新中国取得联合国代表权态度。

随即转变立场且态度较为积极的是英国。英国于1950年1月6日承认新中国并撤销了对台湾国民党政府的承认,此时英国政府认为:既然已经宣布承认共产党中国政府,就应该承认共产党中国政府的代表在一切国际组织中是惟一能代表中国的代表。因此,英国不再顾忌是否影响英美关系,决定将在任何情况下都投票赞成联合国安理会接纳共产党中国政府的代表和驱逐国民党台湾政府的代表。不仅如此,英国外交部还致电其驻联合国以及驻埃及、厄瓜

多尔及古巴使馆人员,指示他们对这三国驻联合国代表及其外交部展开活动,鼓励他们投票赞成共产党中国取得联合国代表权。与此同时,英国还对法国开展劝说工作。法国方面对英国政府为打破僵局所做出的努力表示赞成,但同时解释了法国将继续投反对票的原因:由于中共承认越南胡志明政权,如果法国代表团投票支持共产党中国,政府在国会将会遇到相当大的麻烦,同时政府也需要考虑对正在印度支那与胡志明作战的法国部队对此事的态度,如果中共政府不承认胡志明政权,法国政府可能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承认它了。此外,法国方面还表示:法国正要求美国对印度支那提供军事援助,如果不顾美国政府的反应而支持北京政府,法国政府的处境将会很尴尬 。

截止到1950年5月初,联合国安理会11个成员国中,已有苏联、英国、印度、南斯拉夫和挪威五个国家明确了承认新中国并投赞成票的态度。新中国如要在安理会获得规定的数票,还需两票。但是,很快,投反对票的埃及、厄瓜多尔、法国都对承认新中国和接纳新中国代表进入联合国安理会有了重新考虑的表示。埃及外交部对联合国安理会有关中国代表权问题的表决结果表示不快,厄瓜多尔表示打算断绝与国民党台湾政权的外交关系,法国表示再次就此问题进行投票时会考虑投弃权票。同时,上述三个国家对赖伊提出的召开安理会特别会议解决中国代表权问题的建议都做出了积极响应,显示出同意新中国进入联合国代表权的倾向性。苏联也表示在适当时机回到联合国来。

在这种形势之下,中国代表权问题在联合国的专门组织万国邮政联盟中得到体现。1950年5月15日,在瑞士蒙特罗召开的万国邮联执行和联络委员会上,中立国瑞士和瑞典的代表提出了接纳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为参加本届执委会会议的惟一的中国代表的提案,随即获得通过,同时表决通过邀请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邮政专家出席即将召开的万国邮政会议。与会的台湾国民党代表不得不非常沮丧地退出会议 。

为了避免出现被赶出联合国的尴尬结局,国民党集团开始讨论是否主动退出联合国及其附属机构以保全颜面的问题,并就此问题征询 国民党驻联合国代表蒋廷黻及国民党驻美大使顾维钧的意见。蒋、顾认为:自动退出是不明智的,是一种软弱的表现,只能给中共进入联合国大开方便之门;“苏联、英国和赖伊都想以中华民国已不复存在为理由,把我们排斥于联合国之外。所以,我们与其为了害怕最终肯定被驱逐而自动退出,不如顶住驱逐的浪潮并对其提出抗议。”

1950年5月12日,赖伊一行结束欧洲之行后抵达莫斯科。15日和16日,斯大林和中国驻苏联大使王稼祥就中国联合国代表权问题先后与赖伊进行了会谈。18日,赖伊在莫斯科举行记者招待会,回答了包括中国记者在内的有关新中国联合国代表权问题的提问,同时赖伊表示“希望联合国遭遇的困难九月前能解决” 。当日,赖伊飞离莫斯科再赴西欧斡旋。5月25日赖伊返抵美国,29日赖伊会见杜鲁门和艾奇逊,继续磋商新中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问题。

与此同时,美国政府内部反对派也加紧了行动。1950年5月中旬,大约35名参议员联名致信杜鲁门总统,要求政府明确表态不承认中国的共产党政权,同时也不支持有关该政权在联合国代表中国的动议。艾奇逊在回答中保证:不事先同参议员对外关系委员会商量,政府将不会承认共产党政权 。

6月初,美国方面数次约谈英国驻美大使,继续指出向苏联讹诈妥协的严重性。此举虽然一度促使英国的态度有所退缩,但在6月18日,英国外交部要求驻美大使向艾奇逊表明“我们不能无限期地继续采用弃权的办法”对待共产党中国的联合国代表权问题,同时希望英美就此问题“进行卓有成效的讨论” 。

上述种种事实表明,作为资本主义阵营老大的美国,虽然对于社会主义阵营中老大的苏联以退出联合国为要挟很恼火,且继续坚持自己的强硬立场,并对英、法等国产生了一定影响,但到1950年6月,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倾向于接纳中华人民共和国,甚至美国对其最主要的盟国英法的控制也越来越困难了。所以,当时整个国际形势对新中国是有利的。如果赖伊提出的召开安理会特别会议解决中国代表权问题的建议付诸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取得联

合国代表权合法席位还是比较乐观的。

六 朝鲜战争爆发,联合国代表权问题搁置

恰在此时,1950年6月25日爆发的朝鲜战争,使得上述形势发生了根本性的逆转。

朝鲜战争爆发的当日下午,美国总统杜鲁门即召集国务院和军方要员,召开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商讨应付朝鲜战争危机的对策。不管是军方还是政府方面都武断地认为:朝鲜战争不是一场内战,而是一场国际战争;北朝鲜对南朝鲜的“进攻行动”,实质上“是苏联自己的行动”,是以苏联为首的包括中国在内的共产党国家控制整个亚洲和欧洲总计划的首次试探,是对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的严重挑战,是对世界和平的极端破坏。杜鲁门甚至认为:北朝鲜对韩国的进攻,犹如当年日本之进攻满洲,墨索里尼之征服埃塞俄比亚,希特勒之突袭欧洲。杜鲁门和艾奇逊等都认为:如果美国表现软弱,听任韩国陷落,在亚洲,共产党中国受到鼓励会首先攻占台湾,然后向东南亚“放胆扩张”;在欧洲,西德等国对美国给与保护的承诺会丧失信心,苏联受到鼓励会趁机在欧洲以及靠近美国沿海的国家大肆扩张,最后就轮到美国了。那样,不但美国的权利和威信将受到巨大损失,还会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会议一致认为:美国必须使用武力进行反击,帮助南朝鲜打败北方的进攻,以阻止共产党国家进一步的扩张行动,并决定第七舰队立刻由菲律宾北上,开赴台湾海峡,阻止海峡两岸的任何军事行动。

由此,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立即由所谓的“中立立场”变成坚决的敌视对抗。美国先是放弃“弃蒋弃台”政策而实行“保台护蒋”政策,派第七舰队巡弋台湾海峡,阻止中国人民解放台湾。中美关系急剧紧张起来。

朝鲜战争的爆发使赖伊的“斡旋”无法再继续下去,同时也使美国对共产党国家应采取强硬政策的主张迅速得到了资本主义阵营国家的支持和加强。在美国国务院指出朝鲜战争爆发后再讨论联合国代表权问题已经变得毫无意 义后,英国及其他一些国家的驻联合国代表随即也提出了联合国应无限期推迟接纳中共政府代表的问题。

新中国取得联合国代表权问题就此搁置下来。

注释:

[1]《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一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87年版,第219 — 221页。

[ 2 ][ 10 ][ 11 ]陶文钊:《美国、赖伊与中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载《美国研究》1996年第4期。

[ 3 ][ 4 ][ 5 ]林利民:《遏制中国—朝鲜战争与中美关系》,时事出版社2000年版,第55页,第117 — 118页,第55页。

[6]笔者依据人民日报图书馆编《人民日报索引》( 1950 . 1 — 12)统计,人民日报出版社1960年版。

[7]李铁城:《联合国的历程》,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1993年版,第200页。

[ 8 ][ 14 ]顾维钧:《顾维钧回忆录》第7分册,中华书局1988年版,第697页,第697页。

[9]《联合国秘书长赖伊访欧,图解决美英集团因拒绝我国出席而出现的瘫痪状态》,《人民日报》1950年5月10日。

[ 12 ][ 13 ]参见王建朗《新中国成立初年英国关于中国联合国代表权问题的政策演变》,载《中国社会科学》2000年第3期。

[ 15 ]参见《人民日报》刊发的《赖伊抵莫斯科》( 1950年5月13日第1版)、《斯大林会见赖伊》( 1950年

5月17日第4版)、《王稼祥大使与赖伊会谈》( 1950年

5月18日第1版)、《赖伊在苏京招待记者,希望联合国遭遇的困难九月前能解决》( 1950年5月20日第4版)、《赖伊答我记者问》( 1950年5月20日第4版)等报道。

[ 16 ]司徒雷登:《在华五十年—司徒雷登回忆录》,程宗家译,北京出版社1982年版,第267页。

[ 17 ]王建朗:《新中国成立初年英国关于中国联合国代表权问题的政策演变》,载《中国社会科学》2000年第3期。

[ 18 ]参见杜鲁门《杜鲁门回忆录》第二卷第二十二章《朝鲜受到侵略》,李石译,生活 读书 新知三联书店1974年版,第392 — 415页。■

1945年6月26日,董必武作为中国代表团成员,在旧金山召开的联合国国际组织会议上签署《联合国宪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