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马

The Yaud

YiLin Global Children's Literature - - 目录 Contents - 文/[加]阿·麦克劳德 译/陈以侃

“我们只能把它卖了,”母亲不容置辩地说,“它食量太大,给牲口的饲料本来就不够。”父亲说:“再留它一个冬天吧……”

他们说的是我们家的老马,斯科特。父亲在地下挖矿时,骑着它度过了两个冬天,自此他和马便喜欢上了彼此。父亲准备离开煤矿时,买下了这匹马,为的是他和马能一起见到太阳,一起踏踏芳草。而现在它老了,腿脚也变得僵硬。

最终父亲没能说服母亲,她给买牲口的麦克雷打了电话。

我们喂鸡时,麦克雷来了,他说:“听说你这儿有匹快不行了的老马,我的价是20加元。”父亲靠着窗户一言不发,那双灰暗的眼睛,映射出不舍和痛楚。他无奈地点点头,打开门,迈入了呼啸的风中。

斯科特在牲口棚的第一间隔栏里,父亲凑上前去,抚摸着它的鼻子,什么话都没说。斯科特则用它的头蹭着父亲的胸口。

麦克雷检查斯科特只花了一小会儿,说: “你这笼头不错,我再给你加一块钱吧,反正你以后也用不着了。”父亲过了好久才点了点头。麦克雷掏出钱,父亲接过钱,还是一句话不说,转头冒雨朝家里走去。我也跟着回了屋,大家都挤在窗口往外看着。

一会儿,麦克雷牵着斯科特从牲口棚出来了,挡板放下后,麦克雷抓着笼头的牵绳先登上去,斯科特的一个马蹄踏上了挡板,就在那一刻,它迟疑了,收回了腿。麦克雷用力拉了几下绳子,毫无作用。他走下来,站在挡板中间,伸手揪住笼头往上拽。斯科特还是一动不动。麦克雷没了耐心,挥起鞭子,狠狠地在斯科特的双眼间劈下。斯科特摇了摇头。

麦克雷愤怒地走进屋来:“五分钟之内把 它给我弄上车,否则这交易就算黄了。”

父亲径直走向斯科特。它见到父亲,竖起耳朵。父亲拿过牵绳,大步走开,走到挡板处时,这次轮到父亲犹豫了,可斯科特全然没有迟疑,它是如此急切地要跟着父亲……

自我记事起,斯科特就是这样跟着父亲的。矿场地下的黢暗洞穴里,它不管不顾地跟着父亲。干燥时,蹄铁与小道和石子能蹭出火花;潮湿时,他俩前行于齐膝的水中……

父亲系马时,麦克雷疾步上前,“砰”地甩上车厢后的挡板,插上插销。卡车在山坡下转弯时,斯科特想回头看,但绳子太短,它转不过来。大雨如同无数被风吹斜的珠帘,挡住了我们的视线,只听得引擎声远去了……

父母在门口站了很久,他们顶着凛冽的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