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乐的“民间科学家”

YiLin Yuanchuang ban - - 拇指文学 - □欧阳明轩

几天前上微博,发现这样一条消息刷了屏——5年前他首提引力波遭嘲讽,如今他们都欠他一个道歉。只看标题,以为这是一个在不为人理解的时候依然坚持研究的科学家,可带着一颗崇敬的心打开视频后,我不禁大跌眼镜。

视频并非是来自某科学研讨会,而是录自五年前的一档带有娱乐性质的电视求职节目。在节目中登场的这位选手“老郭”,开口便是“我的理论可以得诺贝尔物理学奖”,随后说得理论更是有些不着边际,“交通工具可以产生极大的超光速”……也难怪那些现场嘉宾会打断老郭的叙述让他下场了,老郭的这一套理论真的是有些过于荒谬。

看完视频后不得不说媒体有“标题党”的嫌疑。引力波是100年前爱因斯坦提出的,老郭只是在叙述中提了一句引力波这一名词,何来“首提”之说?现场嘉宾又为何要对一个明显荒谬的理论道歉?查了查这位上节目的老郭,发现他还有很多更惊人的事迹。他曾经在北大门口设“擂台”宣称要与北大教授辩论UFO的飞行原理,更是公开提出“卖肝卖肾,为争诺奖”。而他宣称能取得诺奖的新理论,其来源并非源自缜密的逻辑推导和详细的数学运算,而是来源于“太极八卦原理”。

老郭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有许许多多和他一样的所谓“民间科学家”,仅凭听来的几个名词以及自己的“拍脑瓜”式的设想,就开始研究黑洞、永动机、相对论、哥德巴赫猜想等高深命题。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偏执。对自己那拍脑瓜所产生的漏洞百出的理论坚信不疑,放弃一切事业奔走在让自己理论发表的路上。他们对别人所指出的谬误充耳不闻,只当这是来自嫉妒者的迫害。

整个“民间科学家”团体的人似乎都陷入了一种“独乐”的状态,自我欣赏,自我催眠,自我感动,自我麻醉,日复一日耗在一个根本没有结果的事情上。我同情他们,却又无能为力。

现在不是亚里士多德的时代,也不是牛顿的时代了,研究物理学上的高深命题,还是留给专业的人去做吧。最后,我想用杨绛先生的一句话来收尾:你的问题在于,读书不多而想太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