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昂贵,更有味

YiLin Yuanchuang ban - - CONTENTS - 杨熹文

我二十几岁的时候,有一个长相清秀的男朋友,我们走在校园里,就像所有普通的情侣。奇怪的是,虽然那一年我们都是穷学生,每个月接受着来自家里的生活费,可是一起出门时,都出手阔绰,一定要“吃顿好的”“看场最新的3D电影”或者“去主题游乐场”,不然就觉得过得没滋味。

我度过很多自以为快乐的时光,去过西餐厅吃昂贵的小甜点,也在各个地方的美景里流连,拍过很多照片,贴在网上,收获了一片真真假假的羡慕声。那时,处于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有一个人陪伴你去享受生活的每一处美好,这大概就是我曾经认为的爱情的意义。

后来我出国闯荡,结识了一些朋友,其中有很多是来自别的国家的情侣,一起聊天的时候,他们彻底颠覆了我根深蒂固的爱情观。

在我住过的客栈中,有一个帅气的巴西男孩和相恋三年的女友环游世界,他给我讲起他们旅行的故事,就像是真正的探险,却没有任何巨大的开销。他们的恋爱,是凌晨出发,邂逅日出和朝露,寻一条人迹罕至的路,在通往海岸的路上走出无人知晓的步伐;也是拿着两根钓竿,坐在海边大半天垂钓,用炸薯条做晚餐,一边看日落一边把吃不完的薯条扔给落在脚边的海鸥。他们一起骑车二十几公里,在丛林里探险把牛仔裤刮出洞;穷游不同城市的夜晚,就睡在车子里;天气晴朗的时候,卷条毯子去沙滩晒太阳;也在路上一起为漏气的轮胎犯愁。

二十多岁的他们,在旅行途中也遇到过各种各样的苦恼和难题,最艰难的时候要拿白面包夹着奶酪充饥,两个人却一直保持快乐。男生承担起一个男人的 责任,女孩子也没有娇气的公主病,两个贫穷的年轻人谈恋爱,居然把人生都变得深刻富有。我作为一个旁观者,见惯了因为一点儿小问题就谈崩的情侣,不仅为他们深深地震惊,也开始悟出一些道理。当初假如有人和我过一过这样的日子,是不是那时的爱情,也会是另一番模样?

石康有一句话说得特别好, “爱情在我眼里是手段而不是目标,我提倡的情感生活是,一起努力,共同分享,最终使每个人都成为更好的自己”。一段爱情,或许重要的是感受,而不仅仅是享受。当爱情开始变成去游乐场,去电影院,去海洋世界,去很遥远的地方旅行,把这些经历拍成照片编辑得美美的发在网上,再从朋友的留言中沾沾自喜,爱情就变成了一件有意思无意义的事。有时候,爱情不仅是要经历光鲜的一面,也要去经历平平常常的另一面,用生活中最朴实的东西去谈情说爱,爱情才会幸福绵长。

我现在的住处,住着一位白人丈夫和韩国妻子,两个人携手七年,收获两个健康活泼的孩子和一场幸福的婚姻。韩国太太和我聊天时,坦言道:“我们过去的这些年,一直在为钱做挣扎。”可是我看见,这个“没什么钱”的家里,每一处都有两个人共同创造的温馨。他们一同打造书架,在路边摘几株多肉植物,盛装在从两元店买来的玻璃杯子里,韩国太太自己动手做窗帘,白人丈夫在墙上挂上自己绘制的画,两个人没有享受花花世界的富裕,而是手牵手去海边拾贝壳,爬上山顶野餐,在家里把花草侍弄得生机勃勃……

这样的爱情,真好,不花什么钱,却谁都买不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