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可以为爱的人做任何事

YiLin Yuanchuang ban - - CONTENTS - 周宏翔

这曾经是我问朋友的一个问题。那时候我经历第一次失恋,非常难过,唯一想做的事情是站在马路中央,等待一辆飞驰的汽车,将我撞得失忆,选择性失忆,不忘记我从小到大遇见的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件事,唯独抹掉所爱的人。

那时候我听张惠妹的《解脱》,一个人沿着北滨路往前走,拿起电话给对方打了无数个,自然对方拒接,最后我发一条信息说,不然我自杀吧。对方只是非常气愤地回了几个字—— 神经病!

然后我和好兄弟蹲在路边喝酒,我问了他标题上那个问题,为什么我们可以为爱的人做任何事,包括自杀。

当时朋友单身,倒不是没经历过感情,高中时期和一个漂亮女生交往,后来自己主动放弃了这段感情,他说,那时候我觉得我对不起她,因为她可能也想过自杀。

2009年,我在距离家乡几千公里外的城市念书,当时下铺的浩子是一个外表看起来格外坚强的男生。他皮肤黝黑,身体健壮,来自大西北,不惧怕任何事情,遇强则强,和不和的人厮打 过,看不起一切不符合三观的东西,就是这样一个比电线杆还笔直的直男,我们从未见过他掉一滴眼泪,即使打球受伤,或者浑身病痛,但在得知自己暗恋一年半的女生喜欢上别人时,他居然悄悄地躲在被窝里哭了。

大二的某个晚上,我和兄弟几个回寝室,路过12舍女生宿舍的时候,楼下有一个男生在表白,我记得很清楚,被表白的女生只让男生做一件事,她就答应他,只要他现在能去买99朵玫瑰花,她就答应他,结果他真的到处去找人借自行车,骑到市区去 买花,后来我不知道他有没有买到,但我记得那时候已经快要到11点了。

我的一个女性好朋友,为心爱的人做过两次牺牲,第一次是大学毕业的时候,收到去上海工作的offer,但是考虑到会和男友分居两地,男友又决定考研,于是她万分纠结地放弃了上海工作的机会留在重庆,陪男友准备考研;第二次是工作后的第二年,男友考研失败,两人决定一起去澳洲留学,当雅思分数拿到额度,结果她又怀孕了,最后为了孩子和男友,决定结婚,放弃深造。前途再重要,好像也比不过 心爱的人,真心爱一个人,好像一切都无所谓。今年春节回去的时候,她又和我说到这两件事,她说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那么纠结地去放弃,只是想要成全喜欢的对方,你要说真的哪里有这么大的勇气,连自己都说不清楚。

妹妹和我说,她有一个好朋友,因为一直得不到喜欢的人喜欢,就想方设法去挽留,最后居然通过淘宝在泰国代购了一卷裹尸布,然后去偷来喜欢的男生的头发和指甲,放在里面,来让对方回头。一开始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们一屋子的人都哈哈大笑,但是笑过之后,我们又瞬间伤感起来,不知道为什么爱一个人要那么辛苦,千方百计去成为别人的附属,甚至对方根本不屑一顾,但是依旧那么执着地付出着。

春节期间,好朋友的电影上映,《高跟鞋先生》,讲述了一个男生为了心爱的女生甘愿换装成为对方闺蜜来获得爱情的故事。电影里,杜江扮演的男主是一个暗恋了女主十来年的IT男,几经想要表白,屡屡受挫,每次都扮演着女主想要的男友形象,却始终跟不上女友的节拍。最终女友失恋,决心不再喜欢男人的时候,他又忍受着扮演一位女生去安抚她受伤的心。

或许这样的方式并不符合大家的三观,但是换个角度来想,男主确实为了心爱的人去做自己根本不可能接受的事,戴着假胸,穿着套裙,学着娘娘腔,踩着高跟鞋,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甚至是一种自我侮辱,但是当看到喜欢的女生一天天高兴起来的时候,他又觉得这一切都不重要了。有人说,这其实是对那个女孩子的欺骗,是爱就应该大胆地说出来,但是好多时候,我们大胆地说出来,并得不到什么好结果,是因为对方可能还没有看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