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才是最好的老师

YiLin Yuanchuang ban - - CONTENTS - 蔡 澜

一好友的父亲患癌症,切片下来,证实有毒,现在等着开刀。能怎么安慰他呢?

自己又不是医生,就算是,也束手无策,这是世纪绝症,至今还没有解决办法的呀。

要帮的,应是活人。人,要对自己好一点儿,才有足够的爱心去对待别人。

墨西哥小孩吃白糖做的骷髅头,他们和死亡经常接触,对它的恐惧消失。葬礼上,大家放了烟花,唱唱歌,悲哀的气氛减少。认为走了就上天堂,本人安详而去,送终的也为主欢慰。

话虽这么说,轮到自己,亲爱的人死亡,还是痛心欲绝的。

三年前,家父去时,年届九十,我们做儿女的并非没有心理准备,而是不肯去接受事实,不知怎么应付。

曾经读过诗篇,曰:“让我走吧,留我于心,你我都不好过。”是的,我们怎么不能由逝者的角度看这一回事儿?的确,我们太多的爱,过剩的情,对于死者,是种负担。人去了,还要连累活着的人干什么呢?简直是增加他们的麻烦,死者去得不安。

还活着时,尽量陪伴着老人家吧,让他们活得一天比一天更美好。

对于病患者,我们常说愿意以自己来代替他们,这是不可能的,但是可以用他们的逝世来训练自己——有一天自己临走,怎么去安慰身边的亲人。我们会发现,原来,死亡是我们的老师,还能从中学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