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芸欣:能把孤独变成快乐的人

YiLin Yuanchuang ban - - CONTENTS - 董 腾 雷宇杰

《意林》:张芸欣你好,咱

们先从一个社会现象聊起吧,相比于其他作者来说,是不是大家更喜欢你这样的“美女作家”? 张芸欣:我想,人都向往美 丽好看的事物,与我们很多人在生活中看到好看的东西都会多看两眼是一样的。我应该不算是“美女作家”吧,老实说我从小到大就是个特别自卑的人,长得算是中等,常年胖,只是因为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心情愉悦,所以比别人都更容易快活,没有忧愁烦恼,人看上去自然会比较精神一些,这应该就是写作带给 我的改变。 《意林》:你觉得是写作丰 富了你的生活? 张芸欣:对,成为作家对我 而言是一个理想,而写作也赋予了我独立的经济能力。在经济上独立起来,做任何事都是 自主的。 《意林》:那么会不会也面 临一些不自主的事情,比如说被催婚? 张芸欣:有啊,我现在天天 被催(笑)。《奇葩说》有一期的辩题是催婚是正常还是变态,我是觉得催婚是挺变态的一种行为。现在的女性普遍比较独立自主,用自己的努力换取不错的生活,这本身并没有任何过错,可是传统的道德会因为她没有结婚而被人诟病,这个社会现象本身是很有问题的。剩女并不是不婚,而是想要选择自己喜欢的、合适的去结婚,即使在未来遭遇婚姻 的不幸,那也是自己的选择,而不是为了他人做出的选择。 《意林》:你认为理想的爱 情是什么样的状态? 张芸欣:理想的爱情并不是 非要多炙热地爱着对方,而是两个人可以共同地进步努力,而这 种努力是为了提高自己更加般配地站在他(她)的身边,而不是一味地埋怨我是为了你才改变了这么多。理想的爱情是真正地了解对方的需求,在他(她)需要肩膀的时候给他(她)依靠,在他(她)发小脾气的时候多加包容,在他(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带他(她)出去逛逛。就像《洛云流》里罗铭和云流生活在一起,当爱融入生活,变成戒不掉的习惯,就是永恒的爱。 《意林》:在写作这条道路 上有遇到过什么困难的时候吗?是怎么过来的? 张芸欣:几乎每年都会遇到 困难,最大的困难就是写不出稿子,轻的是瓶颈,最可怕的是有阵子我脑子一片空白,打开电脑,不论用什么办法,就是写不出一个字。逼迫自己去写一点儿东西,怎么看都难看到极致。熬过来的方法无非就是找几个朋友大吃几顿,随心所欲地去往,去旅游,去吃东西,去看电视,总之不要碰电脑,把别的事情全做一遍,等到都做完了之后,自然就会想写稿子了。这时候再写,就会好很多。 《意林》:最近有一本新书 《这世间的所有纸短情长》上市,这本书和之前的书有什么不同吗? 张芸欣:这是一本轻都市的 爱情故事,内容比较文艺成熟,是我比较早期的作品,里面的故事并没有多复杂,更注重的是当时的一种写文的情怀,在句子上比较用心雕琢,每篇字数不长,大约一万字,比较适合睡前阅读,或者闲来读一读。 《意林》:最近关于女权的 话题在网络上讨论很热烈,那么您觉得《这世间所有的纸短情长》中,哪个角色是您心目中理

想的女性代表?为什么? 张芸欣:我觉得我这本书, 没有哪个女性是我心中特别理想的代表,故事在塑造的时候我注重的是故事的独立性和寓意性,大部分的女孩都天真美好,带着对爱情的憧憬和幻想,活在从一而终一生一爱的世界观里,活在肆意妄为自由洒脱的缤纷中。那是我所期待的幻想。而事实上生活中的女性要比小说里的人艰辛悲苦许多,她们坚韧,坚忍,同时又宽容自卑,包容世上很多苦难,我不太喜欢塑造这样的女性,虽然理想,可是并不快乐。 《意林》:去年开始有一个 词火起来了,叫“大IP”,许多小说都被捧为了“大IP”,被改编为电影、电视剧甚至游戏,对这种改编热潮你怎么看? 张芸欣:一部小说能拍成电 视剧或许是每个作者最喜闻乐见的事情,可是并不代表每一部作品都能还原小说本身,随着近两年的IP热,从开始的欣喜到后来拍摄出来的失望已经见过太多。如果能拍一部经典的作品固然好,但是一个影视项目一旦立项,从编剧到制作会有无数人参与其中,最终会变成什么样,是谁都无法预估的。 《意林》:有没有想过自己 的作品被改编成电影?拿这次的新书来举例,觉得哪篇作品最适合改编成影视作品呢? 张芸欣:最适合改编的应该 是《洛云流》吧。文章题材很好,写的是打拐的。年龄跨度也很大,从十四岁到二十四岁。风景也不错,整篇文章的背景在江南水乡古镇,一个报社记者和一 个美丽的小萝莉生活在一起,要是能做一部文艺情怀片,那再好不过了。 《意林》:下一部作品开始 创作了吗?可以提前跟大家透露一下内容吗? 张芸欣:下一部作品想写一 本在旅游的城市中回忆成长的半自传散文小说。我去过很多城市,从小到大生活在一个集体大院里面,那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小社会,这么多年我都没有写过它,也有很多读者很好奇我的成长史,所以想把旅途和成长串在一起写一本书。 《意林》:成为作家应该是 很多文学爱好者的梦想,和他们分享几句话吧。 张芸欣:写作是一件非常孤 独而艰苦的事情,如果你忍受得了孤独,并以此为快乐,就去写吧。不要妄想着作家的光环和虚名,脚踏实地地写好自己的每一个故事,只要这个故事取悦了你自己,就代表你已经成功了。

张芸欣,80后作家,被誉为青春言情的织梦人,累计发表小说上百万字。粉丝们叫她“女神”,媒体称她为“美女作家”,她自认为是一个一直在寻找之路上的人,钟情于在繁华的都市里寻找最美丽的爱情踪迹。纸笺太短,思念太长,这世间所有的纸短情长都是我们曾留恋或正在留恋的暖香。今天,我们就和张芸欣一起,聊聊关于生活,关于写作,关于爱情的那些事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