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孤独的圆月亮

YiLin Yuanchuang ban - - CONTENTS - 冯万比

她做梦也不会想到,毕业两年之后,她会在这样的场合看到他。那个冬天的夜晚,她在北京东边某商圈买了几件付完款后就觉得该剁手的衣服后,有些失落地走向车站。

一曲熟悉的旋律吸引了她。一个仿佛很熟悉的身影在梧桐树下用口琴吹着《雪绒花》,还有些冻得发抖的样子。走上前去,果然是他。她问:“你在做什么?”他僵冷的脸上突然有了笑意:“显而易见,我在卖唱呢。”他面前有个敞开的布袋,里面还有几十块零钱。“你一个大工程师,不会这么冷的天挣这点儿外快吧。”他笑着说: “这行来钱快,我都打算辞职了。”她忍不住握了下他裸露在 外的手:“不冷吗?好久不见,还不请我喝杯咖啡!”

在咖啡馆里坐下,他忍不住又要了两块蛋糕。她说:“你还没吃饭吗?”他说:“是啊,其实,其实我是来等我女朋友的。她就在旁边的写字楼上班,经常加班。”她 说:“那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要不你赶紧去吧。”他摆了摆手:“我和她不是约会,也就算是个路遇吧,她没让我接她。”

“你怎么大冷天的还吹口琴呢?”“算是综合原因吧。”他突然有些羞涩地看了她一眼,说,“你知道的,我是体热的人。”她没有接话,想起了他们在图书馆的自习室,她经常把手插进他兜儿里摸着他肚子的情景,她称他为“人肉火炉”。

那时,他俩经常在各大高校闲逛,如有僻静之所,他会给她吹段口琴。那个下雪的冬天,他们来到某高校。她感到冷,于是两人闪进了旁边的琴房。一会儿,进来个男生,上来就弹了首肖邦的《降E大调夜曲》,然后 问:“你们会什么曲子?”他说:“我不会钢琴。”人家又问:“那小提琴呢?”他摇头。“那会吉他吧?”他脸红得都出了汗,不好意思再摇头。人家说:“你不是我们学校的吧,我们这里如果不会这三样乐器,是不敢进琴房的。”

她伸在他兜儿里的手感到他那紧攥着口琴的手也在出汗。她说:“我们学校什么地儿都随便进,但弹琴只能在水房。”然后拉着他就走了。他问:“咱俩啥时候转学了?”她说:“不能给学校丢脸。”

在校园西门外的白杨树下,他头一次在人群中给她吹了首《雪绒花》,引得过往的人纷纷驻足。她不知为何突然泪流满面,一下子就跑开了。就在他站在那里发蒙的时候,她从旁边的集市给他带来一双露指手套。

他说:“现在的女友手常凉,却总是嫌我的手热,她说: ‘你手总是那么暖,为什么对自己这样好?对自己太好的人对别人就不会好。’所以,每当我去拉她手的时候,她都会感到不舒服。后来,我买大枣让她泡水补补,她却说容易上火。”

说着,两人都沉默了。他接着说:“我等她下班的时候,为了让手不那么暖又不无聊,就掏出口琴来吹,没想到还有人给我钱。”两人又笑了。

此时夜上,分明有一颗孤独的圆月亮。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