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与17岁为敌

YiLin Yuanchuang ban - - CONTENTS - 李干戈

阮天星跟17岁做了敌人

阮天星 17岁的时候干了这辈子最让她后悔的事,她瞒着父母强行退学,一个人逃到外地去打工,她在南方一家玩具工厂打了两年工,才认㞞重返校园。之后又是两年,阮天星才考上大学,开学两个月,她一个人偷偷过完 21岁生日。没错,阮天星是21岁的大一新生。

有一个学霸男友是什么体验

方科是体育系的一名男生,打排球用力过猛,把球打到了隔壁的篮球场,很不巧这颗球砸中了篮球场上的阮天星,她的眼镜碎成两半,飞来横祸让阮天星认识了方科,他们约好一起坐车去医院配眼镜。

阮天星眯一下雾蒙蒙的眼睛,看了看方科的脸,他黑黑的,有一点点丑。不过他们还是好了,方科说,他想上武体,考了几年都没考上,他选择曲线救国,未来的理想是要考武体的研究生,一路念到博士。

“一个学排球的干吗要念研究生?”阮天星简直感到不可思议。

“不念研究生,我只能去 中——学——教体育。”方科想要在大学教体育。

阮天星恍然大悟。

分手前,她还能做点儿什么

像阮天星这么一个目光短浅的人,她在恋爱的前两年,从来没考虑过方科去念研究生她该怎么办。然而,这真的是个问题。

大三的下学期,方科有一天问倒了阮天星,他说:“如果我去念研究生了,你会不会 □李干戈 等我?”阮天星很想脱口而出“会”,可是她居然迟疑了,在心里算了算自己的年纪,然后才回答方科:“会。”

方科笑了,他说:“我不信。”阮天星也笑了:“不信拉倒。”

一年后,方科考研成功,阮天星也搞定了回老家教书的工作,她跟方科提出分手。方科没有纠缠阮天星,因为阮天星趴在他耳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已经25岁了,你忍心让我等前途未卜的你?”

阮天星这辈子都不想再和时间为敌。

决不允许自己27岁还落单

对于老家小县城的势利,阮天星做了充足的准备,她从上班第一个月起,便毫不犹豫一头扎进相亲的队伍里,决不允许自己在27岁还落单。

最后,阮天星通过一个女警同学,认识了一个刑警,刑警话少,偶尔语出惊人讲个冷笑话,能让她笑10分钟。虽然阮天星脾气还是有些暴躁,但她说刑警都特别有耐心,可以为了抓犯人在车里坐一天,执行任务的时候不 能随便接电话,阮天星一点儿都不介意,“没关系,只要你能保住小命就行。”

不知道是不是阮天星把“保住小命”的话说的次数太多,老天爷听烦了,一年多以后,小刑警殉职了,带回来的遗物里有执行任务前阮天星塞他包里的一个苹果。她的心揪成一团,如同包装被抽了真空,真是痛啊,痛到所有五官都麻木了。

那就停下来喘口气啊

失去小刑警是在冬天,阮天星27岁的尾巴上。后来阮天星终于接到方科的慰问电话,面对前男友的宽慰,阮天星绷不住,冷风中她越走越疾,只想赶快回家哭一场。

方科听着电话里阮天星大哭的声音,很久都默不作声,等阮天星缓过来一些,他才小心翼翼地问她:“我有什么能帮你的吗?”

阮天星赶快抹一把泪说: “没事。”她突然想起两年多以前甩了方科。方科第二天下午出现在阮天星面前的时候,送上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那你就停下来喘口气啊。”方科提议。

方科说得如此有道理,阮天星竟然找不出辩驳的理由。

窗外的世界被大雪覆盖,有光浅浅地闪耀在对面的小广场上,阮天星想起她和方科确立关系那一夜,街上到处是狂欢的人群,他们依偎着穿过纷飞的雪花从市中心往外走,那之后有两年多,她没有规划,也不和时间赛跑,看似岁月蹉跎,她只记得那时候她过得甜蜜。

走出餐厅,方科自然地拉了阮天星的手放在口袋里握着,他们打算再次在风雪中步行,如果能一直走到世界尽头,不如尽情地往前走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