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醒人

YiLin Yuanchuang ban - - 生命颂 - □莫小米(图/罗再武)

渐醒人,是相对于渐冻人而言的。渐冻人发现自身的功能一点一点消退时有多少沮丧,渐醒人发现自身的功能一点一点苏醒时,就有多少喜悦。

他的听觉、视觉、触觉、味觉……渐次醒来。自不知起始的远方,一步步走近。比如视觉,起初他只看见黑白两色,这足令他凝神。发现世界加入了鲜亮的红色,他高兴得手舞足蹈。当移动的物体进入视线,最初的好奇心随之产生。

继而,他的手和脚,头和臀,渐渐听从自己,探索开始了……

渐醒人很努力,当他意识到自己总是仰视天花板无聊至极时,就想做其他尝试。他左右看看究竟朝哪一边更有把握,然后就开始“强攻”:一次,两次,第三次把小腿甩得更用劲,几乎要翻转又跌回,他借着倒下时的弹力立即再发力,成功!

渐醒人很聪明,当他学习爬行时,你仔细看,他的双手和双腿总是交替前行,移动一只胳膊和另一侧的腿,绝不是同脚同手。教过吗?怎么教?那些学会 直立行走的人,早已忘了当初是怎样爬行的,你让他再爬一次试试,他多半是同脚同手。

渐醒人需要鼓励嘉许。他完成了某项探索,必会四下寻找观众,如果有人给他微笑,给他喝彩,他会不知疲倦再接再厉。

但渐醒人也会发懒。一件事当他学会了,有把握了,便不似当初勤谨,懒懒地趴会儿吮吮手指享受享受,诡谲地朝你笑,反 正我会了,想做就做。

晴好的日子,渐醒人和渐冻人的轮椅在湖畔相遇了。

渐冻人80岁,渐醒人8个月。

老婆婆中风后又患老年痴呆,不属医学意义上的渐冻人,从渐渐丧失能力的角度说,也是一种渐冻吧。渐冻是退出世界的前奏。

老婆婆看到人,伸出唯一能动弹的手,“啊啊啊”地喊,声音有些恐怖。有人好奇地握了下她伸出的手,她立即紧拽不放,那人脸色都变了。

只有渐醒人——小婴儿朝老婆婆咯咯地笑。

老婆婆伸出手,“啊啊啊”地召唤,小婴儿伸出粉嫩的小手,被老婆婆一把拽住,大家都愣住了。

没想到老婆婆轻轻托起小手,贴了一下自己的脸,一滴泪从眼角流出。小婴儿仍然笑着。

看呆了。渐冻人和渐醒人,在生命的隧道里迎面相遇,似乎彼此懂得。难不成,他们竟有密码相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