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一种爱情值得自降身段

YiLin Yuanchuang ban - - 心出发 - □林一芙(图/木木)

“身段”是主角的象征,有故事的人才配得上有身段。越是边缘的人物,越无人去讲究他的身段。我曾经认为女人在爱情里是心甘情愿放下身段的。很多时候,爱情对于女人下的蛊,是不受控制地付出。

《源氏物语》里,光源氏的女人无论身份高贵或是低微,一旦卷入了光源氏的世界,便失了身段,唯爱而活,即便是这样,我依然认为,身段这东西,是自己给自己的。

毕业后的第一年,当“单身帮”的我们都还沉浸在找到工作的喜悦中,茹茹便宣布了爆炸性新闻:她确定恋爱了,对象是实习单位里负责指导她的年轻主管。

年轻主管比茹茹年长几岁,海归背景。茹茹看了很多不靠谱的爱情指南,那些纸上谈兵的理论师告诉她,男人们都喜欢某种模式的女生,她就尽量往那个方向靠。

于是,大灰毛衣自然不能再穿了,换上了凹凸有致的A字裙,头发也从齐肩留到了腰际。大学旅行时谈过的那些独立女性的理论,像是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

结果却是年轻高管先提出了不满,他说,茹茹啊,你为什么和以前不一样了?茹茹觉得年轻高管是在为不喜欢她找借口——她这么努力,他没理由不满意。我知道你爱得辛苦,却多想对你说一句: 其实你不必。

不是每个男孩都爱你放下身段的样子,一个在良好的教育体系下长成的、思想独立的男性,有时候恰恰是看中了一个女孩的“身段”。这“身段”是价值观、生活质量和视野的综合体。你以前能够单枪匹马拎着旅行箱出门旅行,为什么现在不可以了?你以前为了自己的个性,躲过了多少人的眼光,为什么现在不可以了?那让你曾经引以为傲的身段,现在又为什么抛弃了呢?精神的契合,绝对不是“他说的都对”,而是两人对同一事物有相应深度的理解,能提炼出自己的观点做交换。

这种“身段”,不是外人看来的违反世俗,而是独立于他的掌控之外的自我意识。

爱情需要磨合,但不需要附和。没准他爱的就是你的身段,那一招一式,一喜一嗔,一举手一投足。

女孩的身段是自己给自己的。自降身价这事,多作践自个儿。别为个薄凉人,最终凉了自己的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