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IZAI YOUXIANG LI DE NV HAI

YiLin Yuanchuang ban - - 梦工场 - □浓 妆

一天上班的时候,我忽然收到一封来自日本的信件,打开时从信里掉下两张照片。一张是在新宿的捷运车站,一个女子笑得很婉约羞涩;另一张是她抱了一个粉嫩的小女孩,坐在樱花树下,周围是遍地的花瓣,她的头发里也有零星的花瓣,梦一样的美幻画面。

我的心里一漾一漾的,全是酸涩而甜丝丝的情绪。她还记得我的梦想是去新宿淋满头的花瓣,她还记得她的幸福我也一直挂念。

她叫马小惠,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我小的时候被寄养在她家几年,她经常带着我去水库边看白鹭,或是在家属院边的橘子园里,她坐在树下看书,我在周围玩耍,橘子花在枝头开得繁盛,有阳光跳跃在上面,这是我童年里印象最深的画面。以至于后来,我经常会梦见红顶的白鹭飞起来,长长的翅膀掠过水面;我躺在树下仰望天空,橘子花落在我的鼻尖……

跟我在一起,她像是一个小妈妈,对我照顾有加。她带着我去周边的田野里玩耍,带我在楼下的花坛里挖野草种到花盆里,在我和小朋友玩捉迷藏走丢在黑乎乎的煤库里时,是她找到了我。

后来,我被家人接走,上小学中学大学,开始了自己的人生轨迹。上班以前很少跟她联系,隐约知道她过得不好,爱情方面一直不顺利。但是我帮不上忙,在她眼里我一直是个小孩子。偶尔银行卡里多出一笔钱来,我知道,一定是她。我总是能精准地知道哪一笔是她汇过来的,哪一笔是父母给我的生活费。我还在心里学着她的语气默默地说一句:多买点书看,这是我们之间的默契。

这些年,我听说过她的很多 事情:穿着居家的大短裤去相亲,剪了童花头到边远的山区支教,甚至领养了一个山区里的小孩。这些事情气坏了她的妈妈,扬言要和她断绝母女关系。

我几次拿起电话想要打给她,都踌躇再三地放下了。我没有办法拿一些听来的事情让她郁闷。她没有告诉我,我就保持沉默,这也是我们之间的默契。最重要的是,我知道她努力地朝着自己的梦想进发,这是幸福的,那些不断传来的消息,个个都向我说明了这一点。它们冲击着我的步伐,让我公司小职员日复一日的黯淡生活瞬间精彩起来。

她一直是个走来走去的奇女子。她是一名翻译,常常熬夜赶材料,熬不下去的时候,就煮一大壶咖啡,一口一口地啜饮。常常喊叫胃疼,却还是戒不掉咖啡的样子。她一直勤奋面对生活,从不偷懒,每次都圆满地完成工作,不管加班到什么时候,不管有多难,不管要喝掉多少咖啡,忍受多少胃的疼痛。

我明白她的坚毅和执着。她一直都在守候一场不被亲友看好的爱情,而因为爱情受伤的女子,最能抚慰自己和家人的,就是出色的工作成绩和丰厚的薪水。而她,本来就是一个要求完美的人。工作不忙的时候,她就会酝酿一场出逃。经常晚上的时候突然出现在我的城市,敲门,看着我惊奇的样子,故作平静地说,走,请你吃饭去。

而吃饭,一定得是她付钱。我拿到第一笔薪水,带她去吃饭,她只点了一小份酸奶。

每一个假期,她都会好好地利用,去青海,去西藏,去凤凰,去敦煌。每到一个地方,她都是欣喜的。她说这些行走,让她更加感受到生命的美好,每一次行走都有一些新的感悟。

大多数情况下,我们是不联系的。只是在加班的深夜里,我无聊地点开邮箱,偶尔会躺着一封她发来的邮件。从那些她行走过的地方。

那些邮件,有时候很长,有

时候又短到只有一句话。更多的时候,只是几张她拍下来的照片,几株小花朵,岩石边的一棵草,两枚憨厚可爱的石头,还有美到像是明信片的风景画。

偶尔打电话过去,她有时候是在大理写意的白色房子里枕着上午明媚的阳光睡到自然醒,刚巧在望着光线里飞来飞去的小浮尘发呆;有时候是在一条据说清澈见底的河边光着脚丫子喂鱼。电话里有鸟的鸣叫和哗哗的水声。她说,我很幸福。

这我是相信的。一个不幸福的人,是没有心思去听那些自然深处积淀的美好声音的。虽然我知道她的出逃,都是想要躲避父母的唠叨,和亲友们安排的一个接一个的相亲场面。

这一次之后,她就消失了。听妈妈说,她去边远的山区支教了。

她的电话不通,也没有发来邮件。我都有点焦急了。

后来才知道,她恋爱了。她爱上的,是在网上认识的一个韩国男子,两个人经过长时间的网聊和电话沟通,约好一起去山沟里教书。

她瞒着所有人,辞了职,一个人背着越野包,颤颤巍巍地向着山里前进着。

两个月后,她终于发来了邮件。很长很长,她说生活条件很艰难,跟那个男人因为文化的差异经常吵架,她偷偷哭过好几回。

最后,她还是很欣慰地总结,看着孩子们天真质朴的脸,她开心极了。

附件里是一张照片,她的脸上有两坨高原红,但是陷入爱河的女子,那种发自内心的幸福和梦想得以实现的快乐洋溢在她的身上,她生动地美丽着。

她说,她有爱情和孩子们的爱,一切都足够了。

我的性格里有很大一部分都很像她。用父母的话来说,就是脾气很怪,心事都藏匿在内心深处,只对脾气合得来的人好。

这样的性格让我受过伤,也让我交到了很好的朋友。我深深地感谢她,感谢她影响了我。而她却因为这样的性格失去了爱情。

她在邮件里说,他们一年的教学期已满,他要回国工作了,他要好好考虑一下和她的关系,因为她不能诚恳地表达她的想法,他理解不了这样的做法。

那时候我正在外地出差,没有看见她的邮件。等我看到时,她又消失了。而这一次,她收养了一个三岁的小女孩,一起不见了。

我联系不上她,就拼命地给她发邮件。每一封都只有一句话:我很担心你。

连我自己都不清楚,我对她的挂念如此之深,经常工作的时候就想起她,想象她流落他乡还带着一个孩子不知道温饱的样子,我就会偷偷抹眼泪,睫毛膏顺着眼泪流了满脸,不能诉说地狼狈。

更多的情况下,在我幸福甜蜜的时刻,也会想,她在我身边一起分享就好了。她不在的日子,我的心里空落落的,是不能言说的孤独。这种孤独是父母、男朋友都弥补不了的虚空。

直到我收到她的信,我的心里竟有些微的恨意。我一直到处寻觅她的消息,利用周末去了她待过的学校,看着那些想念她的学生,我快要哭起来了。我打过越洋电话去韩国,言语不通地寻找那个男人。提起许久的心被一封信砸中,就这样放下了,默默的,没有声响。而她在信里一遍一遍地询问,我曾经向她提到的一个小小的困惑和烦恼,原来她 都没有忘记。这种女子与女子之间的挂念,深远悠长,直抵心灵深处。

一直没有告诉她,我曾经去她的家里,在她的房间里待了很久。她的抽屉里,是一排的证书,英语四级、英语六级、专业英语四级、翻译证、导游证、普通话等级证、在职研究生学位证,甚至还有一条跆拳道的绿带。她用这种方式默默地证明自己的坚毅强大,来抵制生活中的不如意。

她带着那个小小的孩子申请去了日本求学。因为她爱的那个韩国男人也去了那里。她说自己改变了很多,变得喜欢和他分享一切小小的心情,变得包容。她说她要接父母过去,她要结婚了。

这是我意料之中的事情。我一直都相信会有一个很好的男子去爱她的。她那么善良乖巧,孝顺,勇敢追寻梦想。这样的女子配得起等值的爱情。我欣赏并羡慕她这样的女子。

我回邮件说,你一定会幸福的。

还有一句我没有告诉她,我一直想念你,睡在我邮箱里的女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