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页《林黛玉进贾府》

YiLin Yuanchuang ban - - 锦年情事 - (图/许子轩)

高二。开学。沈嘉岚拿起语文书,“刺啦”撕下一页,班里很静。前排的秦霄哲扭过头,向这里飞快扫了一眼。但只是这一眼,沈嘉岚的心就乱了。

崭新的书,沈嘉岚也舍不得,只是沈嘉岚的成绩很差,沈嘉岚很清楚也很清醒,高考,迟早是一场惨败。

撕下的那页是第一篇课文:《林黛玉进贾府》。沈嘉岚突然看到上面这样的文字:贾宝玉见到林黛玉笑道:“然我看着面善,心里就是旧相识,今日只作远别重逢……”沈嘉岚蓦然想起高一开学时,秦霄哲笑嘻嘻地对自己说:你就是沈嘉岚吧,总觉得和你认识很久了,做个朋友吧!

心里想着可手却没闲着,那张纸被沈嘉岚折成了一个纸飞机。随手一挥,纸飞机不偏不倚撞在了刚刚进教室的班主任的脸上。

第26页《老人与海》

这次严重的“飞行事故”令班主任很是恼火,她虎视眈眈扫视着,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秦霄哲心里忐忑难安,因 为成绩差,班主任一直对沈嘉岚有成见,这次沈嘉岚一定会挨批的,秦霄哲突然垂着脑袋站了起来,低声道:对不起,是我。

一个成绩优异的学生在课堂上玩纸飞机?这本身就不可信。但不可信的事情还在后面,秦霄哲听见四周有人窃笑,抬起头……难道?秦霄哲扭过头,原来沈嘉岚早就站了起来,只是自己在前排没有发现而已。气氛异常尴尬,班主任有些抓狂:你俩都站出去!那堂讲的是海明威的《老人与海》。班主任在里面讲,他在外面给沈嘉岚讲:老渔夫圣地亚哥不畏艰难与鲨鱼搏斗,虽然历经85天捕获的大马哈鱼最终剩下了一副骨架……

沈嘉岚低眉垂眼,像校园里那株安静嫣然的美人蕉。

第36页《蜀道难》

沈嘉岚又开始扔纸飞机了。不过这次不是在教室里,而是在操场图书馆的楼顶。她叠好一个扔一个,秦霄哲就站在下面,像接绣球一样仰着头张着手臂,左冲右突,终于不扔了,秦霄哲三步并作两步冲上楼去。沈嘉岚低着头,眼红红的:我要转学了。

为什么?秦霄哲的心就像刚才的纸飞机,忽忽悠悠直往下坠。沈嘉岚耸耸肩,故作轻松:这里几乎全是优等生,我天天自卑失眠,父亲已经给我联系好了一所3+2五年制大专学校,下星期一就转学去那里。说完,沈嘉岚扔下秦霄哲,风一样逃走了。

秦霄哲傻愣愣站在那里,许久之后,他坐在沈嘉岚刚才的位置,放眼望去,正好看到自己教室的第二个窗户——那是自己的座位。难道沈嘉岚上午翘了两节课就一直坐在这里看自己?残缺不全的语文课本丢弃在脚边,沈嘉岚已经撕到了第36页的《蜀道难》: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或许高考对于沈嘉岚来说,是一条蜀道,而对于秦霄哲来说,劝说自己喜欢的沈嘉岚留下,同样是一条渺茫的蜀道。

第40页《琵琶行》

星期一,沈嘉岚的座位空了。秦霄哲开始变得魂不守舍,如此场景,不由得让秦霄哲想起《琵琶行》里面的句子:此时无声胜有声。秦霄哲下意识地打开了抽屉,心陡然间狂跳起来,所有的笔记全不见了,一封信安安静静躺在那里。没错,沈嘉岚的笔迹!

第43页《锦瑟》

秦霄哲:你好!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在Z市的新校了,这里恰好在Z大的对面。知道我为什么选择这里吗?因为你曾讲过,你的愿望就是考进Z大。起初的3+2五年制大专学校并不在这里,是我要求父亲来这里的。我姑妈在Z市,我很好。你的笔记我带走不还你了,从一开始我就明白那些笔记是你刻意为我而做的。因为以你的智商,那些根本用不着。还有,你的语文书我也带走了,嘻嘻。

《锦瑟》最后一句是这样写的: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我会记得你默默地帮助,只是当时贪玩愚钝的我漫不经心,不知道用功学习。我相信这些笔记能够帮助我东山再起的!再见,秦霄哲,我们Z大见!沈嘉岚即日

第43页的锦瑟情怀□水蓝衫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