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YiLin Yuanchuang ban - - 锦年情事 - (图/熊LALA)

甜品店门上的铃铛叮叮当当地响了起来,我像往常一样推门而入。我走进工作间,套上工作服,殷大叔用胳膊肘碰了碰我,说:“这杯是17号客人点的。”

我转身从小窗口端出咖啡,踏出一步、两步…… “请慢用。” “谢谢。”仅仅是一瞬间,他的眼睛看进了我的眸子,然后 移开。我转头,目不斜视地走了回来。明天我要怎么向希子描述这一幕才好呢?此刻,我好想抓住希子的手尖叫,这分明是一个成绩和爱情都会蒸蒸日上的好兆头啊!

2

回教室的路上,我向希子描述了这一幕,然后问她:“我们特有缘,不是吗?”

她淡淡地说:“他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吗?”我沮丧地说:“不知道……”除了“请慢用”外,我还有什么办法和他说上一句话啊?

大概是我第十次递给他咖啡 的那天吧,那天我抛弃了我的自行车,跟在他身后步行了10分钟,然后,那个女生像精灵一样出现了。原本不想在意的,可开学第一天就看见他们两个人相谈甚欢的场面,我终于还是蔫了。

唐安愤怒地转过身来,摸着脑袋问我旁边的希子:“她是不是得了高三综合征啊?” 希子怜悯地看着唐安,叹了口气,说: “她得的是暗恋综合征,没的治,别跟她计较了。”

3

然而,唐安对这件事的热情程度超乎我的想象,从来不在手机上找我聊天的他,居然连续三天向我汇报他掌握的情报。

“他星期天下午经常去一家甜品店,就在你家附近。”

我忍不住问他:“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其实我跟他挺熟的……”我抑制住想摔手机的冲动: “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不早告诉我?”“我前几天才知道你暗恋他啊!”盯着这条消息,我突然泄了气。没想到手机也和我一样泄了气,没电开不了机了。

4

最近唐安怪怪的,放学回家的路上他也只是安静地骑自行车。我们三个并排骑着自行车,我转头看向唐安,正好迎上了他看过来的目光,我被那灼灼的目 光吓了一跳,急刹车的那一刻我想起了一件发生在甜品店里的事。那回我在殷大叔的厨房里发现了一个精致小巧的托盘,上面印了一行法文,我查了一下,意思是“要别人爱你,就别隐藏自己的爱”。我像个贼一样左顾右盼,确定没人看到,才忐忑地换了托盘,没想到,他不仅没能看上一眼,而且由于一边玩着手机一边接杯子,他打翻了托盘,杯子和托盘都摔碎了。他连声抱歉……希子和唐安掉转车头,他们以为我吓坏了。我勉强笑笑,然后以快于他们很多倍的车速离开了。

5

月考结束我去了殷大叔的店里,回家的路上我偶尔还是会遇见他,但无论如何,我依旧在他身后20米的地方跟随着。是的,我的暗恋综合征,大概是绝症。我就这样一直跟到了寒风凛冽的雪天,看到她跟他的背影,我渐渐觉得,等到了春天,我的绝症应该就会随着冰雪一起消失。

回到家,我突然想起那部被遗忘了很久的手机,充好电重新开机,看到唐安发来的一大堆消息:“暗恋综合征这个名字取得真好,跟你现在的状态非常契合。”

“我完全理解你,因为我发现我好像也得了这个病。不过我比你更惨,面对面的时候我没办法表达出一丁点儿真实的想法,隔着手机又老是把话题带歪。”

“你还在吗?不在也说个拜拜啊,小气鬼。” “我帮你弄了这么多情报。” “我喜欢你。” “我是想说晚安!”大概是家里开着暖气的缘故,我的眼眶终于温热了。唐安治病的代价是他停在街角的自行车丢了,这的确叫人悲伤,但令他欲哭无泪的是——他的病还没好,而我在春天果然痊愈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