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那么大,命中注定遇见你

YiLin Yuanchuang ban - - 明信片 - □马 叛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好人和坏人,只不过是立场不同罢了。你眼中的渣可能是别人眼中的花,同样你眼中的花可能是大多数人眼中的花。每次心有所愧的时候我都会找一堆大道理来宽慰自己。宽以待己,严于律人,我们这个时代很多人都是这样生活的。

况且我不认为那种天天围着女朋友买各种好吃的好玩的哄女朋友开心的男人就是好男人, 作为 “穷二代” ,我没那么多时间。 我估计很多穷屌丝都是这么想的,当然,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想法,穷屌丝才一直是穷屌丝。我就是个鲜明的例证,尽管我知道家和万事兴,不哄好女朋友我就不可能有成就,但每次遇到女友哭泣的时候,我心里还是希望她能自己好起来。

——《光头女友》 行走在有“死亡之线”之称 的川藏公路上,第一天,我还赞美那干净得像被汰渍洗衣粉洗过的天空,路边的参天古树和埋伏在夕阳后面的青山也让我感到心旷神怡。偶尔有搭载游客的汽车从身边驶过,看到从车窗探出的好奇的脑袋,我还会冲他们扮鬼脸。

可是才三天,汗水就将我的鞋袜粘在了一起,双脚像放在了腌制咸菜的罐子里。一开始我还拿唐僧和堂吉诃德给自己打气,后来想想,他们俩好歹还有马

骑,我连头驴子都没有。而璎珞却对这点儿辛劳不屑一顾,好奇心使她一再地停下脚步,蹲下身子研究路边的花花草草。我呼唤她,她嘴上答应着:“就来就来!”身子却纹丝不动。

——《日光城》

如果换作我,遇到一个弹破琴的巨人坐在路边,一定不会围上去看。因为我没有好奇心,也没有同情心,所以我至今没有被破吉他打晕过。而那个姑娘好奇心和同情心都很强,所以她围上去看了。看就看吧,还把嘴里的瓜子壳吐在了我老师头上。你知道的,我的老师虽然是名土匪,但他并不觉得自己是名土匪,他觉得他是名艺术家,艺术家通常都有很强的自尊心。所以我的老师在夜色的掩护下一跃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姑娘打倒在地。

——《苏小次》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