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不懂事的男朋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YiLin Yuanchuang ban - - 彩蛋攻略 - □张晓晗(图/麦小片)

高中时,喜欢上初恋男友。原因很简单粗暴,我下体育课,穿过操场。他正好打完篮球,摘下眼镜,甩着手指上的汗珠,抬头皱起眉头,狠狠瞪了我一眼。当时被各种霸道总裁形象洗脑的我瞬间被击中了。真霸气。

后来我们交往了,我才知道,那天他根本没看到我。所谓霸气一瞪,是因为他散光太严重了,摘下眼镜就算看路过的旺财也那么霸道。我自然十分失望,这种失望让我对他所有的行为都很不满。无论他做什么,我只觉得他软弱幼稚,不堪一击。

我高中时就是迟到大王,他每天上学路上会帮我买一份早餐,在我走到班级的必经之路上递给我。现在想来是很细心的举动,当时我很不领情。你怎么就这么点出息啊,就会给女生买个早餐,不好好学习,不去做点大事,怎么成为霸道总裁啊?

有一次全年级自习课做生物考卷。那天下大雨,我没带伞,说好放学他帮我把新发的课本搬回家。可是他们班的老师留下所有人在自习课做完考卷交上才能回家。他从教室里溜出来,挠着脑袋,不好意思地说,能不能借我考卷抄一下,这样我快点写完就能帮你搬书了。

瞬间我变得怒不可遏。我跟他说,你只是想抄我的答案,并不是想帮我搬书,你连一份考卷都做不好,还想了那么多漂亮的理由来骗我考卷。说完我自己就抱着一堆书跑出去了。后来我走到一半,他全身湿透,从身后跑过来,把包里的雨伞递给我,什么也没说,搬起我的书就走。我撑着伞,连句谢谢都没说,问的第一句话是,考卷做完了吗?他说没有,我提前交了,我不想你淋着雨走回家。

他努力地,为难地,想尽一切办法履行着自己的诺言。我却 还是不满意,他为什么就是做不完那张考卷。

后来我对他越发挑剔。哪怕是开始我喜欢的部分,也在我眼里开始变得不堪。他每天滑滑板上学,开始我和所有女生一样,觉得这样很帅气。到了后来,我反复跟他说,为什么这样爱出风头,一点不沉稳,而且很危险。他说,我真的很喜欢滑板啊。我说滑滑板能当饭吃吗,难道你准备滑一辈子吗。他说准备滑一辈子啊,我还要去美国滑呢。

真的太幼稚了。我和初恋过家家似的,好好坏坏,再怎么样也是同一所学校,再讨厌对方,也一起看着对方成长。后来他真的去美国了,继续滑滑板,我时不时在各种社交网络看到他的照片,全身伤痕无数,文了各种身,却笑得很开心。忘了说,他爸爸其实是真的总裁,对他的选择也非常愤怒,觉得他是扶不起的阿斗,自己却也没什么好办法,只有不停地给老师送礼,希望老师严加管教。老师就真的严加管教。他不是读书的料,性格又比较内向,所以高中时期,他过得本来就很压抑,还在书包里放过遗书。那封遗书被我发现之后,劈头盖脸骂他,这都是些什么小破事儿你就要死吗?

我作为他信任的人,没有给他带来丝毫安慰,只有给他的憋屈火上浇油。

他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初恋对象,也很感谢他让我的初恋有那么多回忆起来尚觉温馨美好的细节。而在故事中,我反倒是一个非常非常糟糕的恋人。

男人的天真是很可贵的,当然每个早熟的少女,像我一样,可以不欣赏他们的天真,但是也没必要去刻意伤害。毕竟他们也都是用自己笨拙的方式,很努力地爱过你。

件有趣的事情是,人与人分别,比较难过的好像总是被留下来的那个。

离开的人风风火火打点好行装,利利落落做着准备,浩浩荡荡安排着未来,他当然同样对分离感到痛苦,但一想到前面正等待着他的新风景,痛苦就被消解了许多。

而被留下的人,总带着点被遗弃的自怜感,你大步向前走了,你去展开新的生活,你去结交新的朋友和伴侣,你看起来兴奋难耐,看着那样的你,我连挽留的话也不敢说,我连舍不得的心情也不敢说,怕你觉得我矫情,也怕你感到有负担。我忍住了对你的感情,带着我们共同的回忆站在原地,假装笑着目送你离开。小语就是那个被留下的人。当初阿初要出国的时候,大家都劝小语,要么和他一起走,要么让他留下来,否则一别数年,隔着汪洋大海,彼此的生活脱节,连打电话都要考虑对方的时差,再黏腻的感情恐怕也会生出变数。

小语什么也没说,她仍然默默帮阿初搜集资料、准备行李……谁也不知道她在做这些的时候怀着怎样复杂的心情,亲手送深爱的人离开,因为要“为了他好”,这是一个多么温柔而又勇敢的决定啊!

人们总说,机场比婚礼殿堂见证了更多真挚的亲吻,小语和阿初的分别也在一个漫长的亲吻中缱绻,阿初紧紧抱着她说: “等我回来。”

有时候,“等我回来”真是一句让人困惑的话,它听着好像是离开的人对留下的人的一种承诺,但其实它更多的是一种要求:无论发生什么,要等着我啊!

可是你已经离开了,即使我发生什么,你也不在我的身旁。不知道我将要经历什么,也不知道我是否可以承受这样的经历,只是一味地要我等你,难道不是既自私又让人为难吗?

阿初自然很想念小语,可是他太忙了,他要上课,他要社交,他还要打工,连能分给想念对方的时间都变得有限,况且他在一个完全崭新的城市里,他的压力多是学习和生活的压力,而不是情感的压力。

而小语,她一直乖乖地在国内等待阿初,在这漫长的等待的时间里,她有过许多被击溃的时刻,被父母催促不要再等阿初的时刻,被身边的优质男生追求的时刻,被思念逼到发狂只能一遍遍看照片的时刻,发了高烧也只能等阿初下课再打电话给他的时刻……没有阿初的陪伴,她一个人咬牙坚守着分别时的承诺:等你回来。

她寂寞、坚强又充满希冀的样子,好像《冷山》里的妮可·基德曼,在被远赴战场的爱人留在家乡之后,她也是这样挨过一个个艰难的时刻,直到她再也承受不住,她给他写的信动人又绝望:如果你在打仗的话,别打了;如果你在行军的话,别前进了。回来吧,我只求你回到我身边。

这就是被留下的人的不可承 受之重。

阿初在国外待了五年,小语等了他五年,最好的年华都在等待中消逝了,她总开玩笑地说,有时候,我觉得等待好像就是我 的宿命一般。

小语是幸运的,因为阿初毕竟回来了,那么多被留下的人,结局是真就那么被留下了。

阿初回来的那天,小语的哭声震彻了整个机场,那哭声里有她五年来所有的委屈,也有她终于等到这一刻的骄傲。

等你回来,一切都会好的,这样我们所受的苦难和煎熬才算没有被辜负。

真好。愿他们此后,再也不用将彼此留下。

杨花吃,《意林》编辑,一个有脑子也有脑洞的少女。关于爱情的酸甜苦辣,关于心悸的百转千回,花吃想和你一起回味成长,请多多赐教。 欢迎添加个人微信公众号:花吃Young(ID: huachiyoung),微博:杨花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