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是梦中

YiLin Yuanchuang ban - - 开怀篇 - (图/吴敏)

那云层里仿佛也隐着杀气和刀光,将黑夜割成了碎片,化成了劫灰。这时,有人将帐帘打起,双脚落地无声。一个士兵打扮的人在姜游的陪同下入了主帅营,一进来,便傲慢地问道:“可以开始了吗?”厉朝欢与华天凝互看一眼,天凝沉声应答:“可以开始了,有劳慕容先生。”

随后,厉朝欢便又和衣躺下,慕容狄走到床前,熟练地将自己右手中指的指尖一掐,一颗血珠凝起,慕容狄将血珠滴在了厉朝欢的额头中央。这便是筑梦的开始。筑的是厉朝欢和初云的梦。

或者说,是厉朝欢和虚晚庭的梦。

芒鞋翁告诉过天凝,初云现在被困在敌人的军营里,若硬闯救人,绝非明智之举,最好的方法就是令她自己闯出来。但是,要对抗白渊族的囚牢和千万兵士,对抗唐烈峰,对抗哥舒意,初云是办不到的。

大多数时间,初云体内的魔魂都处于沉睡的状态,并不能为她提升太多的能力。而哥舒意必然也会为了压制她体内的魔性,用尽一切办法来稳定她的情绪和心智,确保她只是小妖初云。所以——反其道而行之,天凝等人要激发初云体内的魔性。也就是说,他们要唤醒虚晚庭。

而至于如何唤醒虚晚庭,芒鞋翁便提议借助当今世上的六大奇术之一,慕容世家的九曲梦回术。

所谓九曲梦回,乃是借助于身体发肤,将一个人送到另一个人的梦境里。慕容狄要把厉朝欢的心魂导出,施术将他送进初云的梦里——倘若此刻的初云正好 已然入睡——他们无法确定,只能尝试。

初云的梦,也是魔魂虚晚庭的梦。

当慕容狄的鲜血在厉朝欢的额头点开了一道红焰,他骤觉眼前灯火通明,却又迅速黑暗无光,不知过了多久,那黑暗才渐渐消失,他看到了一个天镶碎玉、云涂彩光、遍 地琼楼的仙境。

仙境之中,一树粉樱开在水边,花瓣落水,逐流而走,有少女赤足踩在水里嬉戏。那少女自然就是初云。厉朝欢疾步过去,正想喊她,忽然,那樱树无风而颤,花瓣急降,伴随着阵阵轻烟飞流而下,将初云笼罩了起来。厉朝欢抬头朝树冠上一看,竟有一个女子单足踏花而立,居高临下望着他。

那双大而无神的眼眸,空洞得仿佛盛不下这世间的万事万物。

厉朝欢入梦以后,天凝便在帐门边坐着,既不敢打扰慕容狄,也不敢离得太远。姜游陪着她,时不时还监看一下帐外的情况,谨防白鸦突然回来。此刻的白鸦已然困倦无聊至极,但又不愿回主帅营再听那对男女的欢好之声,便愤然地找了个柴堆靠着,懒洋洋不动了。

听见旁边的营帐里传出士兵们嘈杂的鼾声,白鸦用翅膀扑了扑头以示不满。

这时,突然一阵风卷残叶,随风而来的,还有一种白鸦极为熟悉的声音。那也是只有它才可以听到的召唤之声。它体内霎时热血沸腾,噌地冲天而起,嘴里发出了一声尖厉的鸣叫。

而主帅营那边,天凝和姜游都听到了那声鸣叫,心中顿觉不安,出营一看,白鸦已然羽生红光,飞舞得犹如一团幽幽的鬼火。它一边不停地回头看向主帅营,一边朝着反方向飞去。

反方向是西北,西北正是敌军白渊军队所在。

天凝的脑海中有一念闪过,急忙对身边的姜游道:“不对劲!小师叔,你留在这里守着城主,我跟过去看看!”话音刚落,姜游却已如离弦之箭,先她一步,直追白鸦而去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