దʷመনঐ ᥑˀԻԣ

YiLin Yuanchuang ban - - 开怀篇 - □冷亦蓝 ४ᇾ஝Ὁ (图/熊 LALA )

班长在电话那端跟着咆哮: “你看你媳妇儿都这么说了,你就快点顾及一下我们二十多条人命吧!别为一棵歪脖树放弃整片大森林啊!不然你们的喜酒我们不喝了!红包也泡汤!泡汤!”

另一端传来许多人附和的嘈杂声,方小茹苦笑一声,示意他快点走。

秦渊还是不想抛开她,直到她把胳膊从他手里挣脱出来,装作一脸轻松道:“我一个人正好可以坐在石头上乘个凉!一直爬山我都要累死了!”

见她这样,秦渊便也不好坚 持,他一步三回头地上了台阶,还不忘嘱咐她:“有事给我打电话!QQ也行,我手机在线!别逞强,不行我一会儿下来接你!”

她挂着不在意的笑容朝他挥手,直到他健步如飞的身影消失在上一个拐角,这才停下脚步,扶着山壁喘粗气。

秦渊离开的那个瞬间,方小茹听到自己心底好像有什么坍塌的声响,他不在身边,她似乎连登顶的力气都没有了,又爬了几级,她看见山壁另一端有一块平 滑的石头,于是把背包放在石头下面,取出笔记本电脑放在膝盖上,插上无线网卡,借着头顶绿树的阴凉,很自在地上起了网。

她身后就是峭壁,郁郁葱葱的树林看起来不那么让人害怕,但并不表示没有危险。

她打开自己专栏的地址,开始查看读者的最新留言,其中有一条标题吸引了她:“写得好难看!果断弃了!”她忙点开内文,却发觉内文也只是这一句话而已。哪里难看你告诉我嘛……我改还不行吗!她心里如同压了一块石头似的抑郁不已,可最让人伤心的是,这条评论下面还有其他人的留言,意思大概 是:虽然没什么意思但至少更新很快,消遣时间的话还凑合,谁叫我文荒呢……

她的心漏跳一拍,好像置身云端迅速坠落般,呼吸急促,却总好像有一口气闷在胸口喘不上来,她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整个人再也无法维持平衡,就这么直直地向后倒下去——

身后是百尺峭壁,她看不见自己是怎么跌落的,心脏病发的眩晕感和坠落的感觉相差无几,而当她再睁开眼时,只能看见刀 刻一般的山壁在面前,身下有什么刺得她火辣辣地疼,整个人疼得动弹不得,也不知道是哪里骨折还是什么,她伸出手去摸头顶黏糊糊的地方,放在眼前一看,全是深红色黏稠的血液。

“救……命……”她气若游丝地呼喊,但这微弱的呼救声被山风带走,根本无人听见。

笔记本电脑落在她脚边不远处的树枝上,刚才的下坠让它屏幕碎裂,却没有让它关机。透过蜘蛛网似的裂痕,它的屏幕仍是亮的,她的QQ上有头像在闪烁,那是秦渊找她。

“小白……救……”她说完了这句话,意识如同沉入了深渊,陷入一片混沌。

在她合上双眼的时候,她没有看见,电脑自动打开秦渊的弹窗,蹦出对方的留言:

小茹,打你手机也没接,在哪儿呢?我去接你。

电脑自动在下面对话框中打出一行字:我坠崖了,快来救我。秦渊很快回复:你在哪儿?我怎么能找到你?

电脑停顿了大概有一秒钟,然后打出两个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