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兄弟

YiLin Yuanchuang ban - - 拇指文学 - □喵大菇

第一次接触“体育生”这个词,是因为你。高一下学期,成绩实在太差的你在选择的岔路口往“体育生”这条路走去。记得我为此还笑过你,心底有些瞧不起你,有时在寝室里碰上你刚训练完,大汗淋漓地冲进浴室,我会问你: “还好吧?”你却总是轻描淡写地揭过去。

你从不在我面前抱怨训练有多苦有多累,直到那天,因为某些事情,我在上课期间到了操场那边,正巧碰上你在训练。

遥遥望去就看见你围着操场一圈一圈跑着,你背上似乎背着什么,你一点一点靠近,我终于看清了你背上的东西——两根婴儿拳头般粗的麻绳勒着你的两肩,令我惊讶之余又有点儿鄙视的是,你被勒着的那根麻绳后面竟然拉着一个轮胎!“至于吗,”我心想,“就像那轮胎有多重似的。”我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角,对你全身的汗渍感到怀疑。

因为发现了我的到来,你渐渐放慢了脚步,停在了我的跟前。你气喘吁吁地将麻绳卸下,我有些好奇了,于是乎,我眯着眼细细观察了下那轮胎,原来如此——那轮胎里竟然放了两个大铅球!

我一瞬间就有些心疼起你来了,为你感到不值。因为在我看来,体育生是没有什么前途的。这时你正不停地用手扇着微弱的风,看你累成这副模样,我好奇心起,悄悄跑到你身后拉了拉麻绳,想要拖动那“铅球版”轮胎。可没有想到,我一个一米八的汉子,竟然一下没能拉动它!

真是奇了怪了,我用脚一踹,里面的两个铅球又多出了伴儿——那轮胎里竟然有三个铅球!天啊!三个铅球!兄弟,那时我真心佩服起你来了。也因此,我心底对体育生的“偏见”也少了许多。

曾经你是睡在我上铺的兄弟,虽然因为高二体育生要分寝室,你搬了出去。但我记得的,你,永远是那个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曾睡在我上铺的人那么多,我却只认你是我兄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