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了,兄弟

YiLin Yuanchuang ban - - 拇指文学 - □尹 腾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无声无息的你……”公交车上偶然听见的一首《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似乎把毕业那年的散伙饭重新拉回到眼前。

大学毕业答辩当晚男生的一次聚会,或许,那就是我的散伙饭吧。没有宴席琐碎的仪式,没有老师在场的拘谨,男生间情感的交流,祝福的话不多,平平淡淡,或许更多的是用碰杯来言语,干了。要说的话都在酒里,要表的情都在酒里。过去就算有再多的不快,两个人,一杯酒,一饮而尽,杯酒释前嫌;未来有再多祝福的话,干了,愿你越来越好。

一盘盘菜端上来,一杯杯酒灌下肚,有人用手机循环播放着离别歌曲,依稀便是那首《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二十多个男生,拼成两桌,三五成群地吃着喝着。那些平日里不怎么爱说话的哥们,此时也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侃侃而谈那些旧日的风光糗事。睡在我上铺的那位兄弟忽然起身掏出手机,然后不多久,我们看到班里的一个女生来了,似乎在一刹那明白过来,这哥们要向喜欢的女生表白了。隐藏了四年的情感,终于在今晚酒精的刺激下喷薄而出,再也挡不住情感的洪流,也无须再掩埋。他们远远地站着,彼此拉着手,我看到哥们哭了,女生也哭了,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然后女生转身跑开了,消失在那晚忽明忽暗的月色里。忽然有些难过,如果时光能够倒流,他们又将发生怎样的故事?而现在,哥们把心底的话掏空,把所有的美好留给了两个人的记忆。未来会怎样,没有人知道。走过去,我递给哥们一瓶酒,干了,我说,今晚不醉不归。

酒瓶子一个个空了,可心却越发满满的。有不胜酒力的哥们早已烂醉如泥,东倒西歪地坐着趴着躺着,有的揽着肩靠在墙角,低声细语着一些珍重的话。

怎么散场的,没有人知道。或许是不愿再记起:一群大男生,搀扶着从学生街经过,吹着口哨,唱着跑调的歌,然后在心底道一声珍重:再见了,我的大学!再见了,兄弟们,一路多保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