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YiLin Yuanchuang ban - - 初心纪念墙 - (图/张艺馨)

宋茗茗利索地将葱油拌面上下翻搅几下,葱香味和麻汁味便溢满开来。她往前推了推:“吃吧。”卢聿二话不说,接过筷子就狼吞虎咽起来。在我们不注意的间隙,他的眼泪落在了碗里,一颗颗,仿佛青春的终止符。他知道,从今以后,他的食谱里不会再有这道葱油拌面。

2

我们最初认识宋茗茗,就是因为葱油拌面。那时校门口开了一家兰州拉面,价格公道,我、卢聿、猫王是这家店的常客。

就在我们斗嘴的时候,卢聿指了指最角落的一张桌子:“那里正好空了三个座。”坐在那儿的人就是宋茗茗,那天卢聿和宋茗茗一样,点了葱油拌面,而我和猫王叫了兰州炒饭。拌面上来后,卢聿正准备吃。“你等等。”宋茗茗要过筷子,将拌面熟练地翻搅几下,“拌几下才好吃。”

这个动作,让我们瞬间感受到女性温柔的力量。我们和宋茗茗,这就算认识了。

3

不久以后,校园里就经常见我们四个人在一起,宋茗茗跟我 们不在一个班,但只要下了课,特别是吃饭的时候,我们铁定在一起。宋茗茗的妈妈做了寿司,她也会给我们捎一份,但是给卢聿的那份,总是夹了蛋黄或者肉松……我们不得不怀疑,卢聿和宋茗茗的真正关系。

“别人瞎叨叨,你俩还不知道吗?”“真不知道。”我和猫王一起摇头。

“我跟宋茗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我会找颜值不高的女朋友?”卢聿说到这份上,我们再无话可说。毕竟单论姿色,宋茗茗确实比不过乔伊。乔伊是艺术班的班花。

4

过了一阵子,卢聿又回归团体活动中,他没和宋茗茗说什么,只是照旧一起吃饭、一起玩。高二下学期的时候,乔伊养了条京巴,但几天就没了耐心,扔给卢聿吩咐他照看好“小八”。卢聿没办法,又将小八拜托给了宋茗茗。于是,宋茗茗除了给我们仨当保姆,又多了条狗。

学校宿舍有明文规定不能养宠物,我不知道宋茗茗用了什么 办法,既能把小八照顾好,又不被宿管阿姨发现。我和猫王私下里为宋茗茗抱不平:卢聿和乔伊只管把狗往宋茗茗那里一扔,喜欢的时候牵出来玩一玩,玩够了又扔给她,真以为宋茗茗是他们的保姆啊。

宋茗茗轻轻笑了笑,没有说话。那个笑容,差点让我掉下泪来。

乔伊为了艺考开始全国各地跑,跟卢聿自然而然地分开了。我和猫王都以为,宋茗茗马上就能转正了。

没想到过了好久也没什么动静。那一晚,宿舍里只剩下我和卢聿。我问他:“你知不知道,宋茗茗那个傻妞一直很喜欢你?” “我知道。” “难道连试着喜欢都不能?”我接着问。

5

整个高三,我们不得不悬梁刺股、囊萤映雪,大家在一起的机会少了,偶尔聚到一起,也莫名地多了些不自在。高考填志愿的时候,我和猫王决定北上读工科,卢聿留在省内读计算机,宋茗茗比我们走得都远,她决定出国留学。给宋茗茗饯行的那天,卢聿问她想吃什么,他要豪请。宋茗茗笑笑:“就到咱们第一次认识的那家兰州拉面吧。”

宋茗茗掰开筷子,为卢聿拌好面,默不作声地推到他面前。而这个被她默默地喜欢了三年的男生,就着泪水,吃完了那碗面。不知怎么,我竟想起了那晚,宿舍里只剩下了我和卢聿。

“你知不知道,宋茗茗那个傻妞一直很喜欢你?难道连试着喜欢都不能?”

“我知道。”卢聿低头沉默了一会儿,抬眼看着我,“我还知道,你一直喜欢着那个傻妞。”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