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天籁音

YiLin Yuanchuang ban - - 开怀篇 - (图/吴敏)

姜游是亲眼看见过厉朝欢召唤白鸦的——黑云葬落日,暴雨掩群山,山林之中,白光似游龙,染得周遭的绿叶都褪了色,逐渐枯黄。方圆数里之内的飞鸟纷纷惊起,盘旋嘶鸣不止,那叫声,似是遇到了什么绝望无助之事。而此时此刻,姜游便再一次看见了当时的景象。

白渊族的军营内,有人在召唤白鸦!

姜游虽然不知道敌方意欲何为,但他知道白鸦并非同时只能效命于一个主人,若它也领了白渊族的供奉,也为对方所用,必然大事不妙。他能做的,便是尽己之力阻止那畜生前去应召。

姜游先追一步,再加上林深山险,黑夜里重重迷雾将道路打乱得好比蜘蛛网,待天凝找到姜游和白鸦的时候,那一人一鸟已经在险峻的山崖边相战得难分难解了。

姜游善医却不善战,他的武功在荒越族中只能算中平,更何况他要应对的还是众人合力都难以对付的魔中恶禽白鸦——短短几个回合,那畜生便已经令他吃了好几道伤口,他累得气 喘不止。

他将心一横,手指一挽,置于胸前,再狠狠一推,大片冰雾自掌中喷出——他用了踏雪寒衣调。

白鸦刹那被冰雾包裹,周身的羽毛也凝了霜雾。恶禽翅膀一抖,高飞低落,险些掉下悬崖去,嘴中还发出了一声哀鸣。但它很快便用翅膀撞击崖壁借力,重新飞了起来,对抗着姜游的踏雪寒衣调。

踏雪寒衣调能令受攻击的物体结成霜、冻成冰,能拖延白鸦的飞行速度。天凝赶到时,便正见姜游和白鸦都被寒气包裹住了,而由于白鸦的挣扎上飞,姜游整个人也被带了起来,双足离开了地面,还在缓缓地朝着悬崖外移动。

天凝拔剑相向,喝道:“白鸦,你的主人要见你,随我回去!”

白鸦哪里会听呢,远处的召唤之声如此强烈,召唤者一直在用只有白鸦才可以听到的声音告诉它:你来吧,来了我会满足你的一切要求,我可以给你享之不尽的回报。它如何不贪?贪婪就是它的本性。白鸦突然引颈长鸣,飞行的 力度更猛了,姜游的踏雪寒衣调根本困不住它,天凝一剑斩去,也是枉然。

那场恶战刹那令山边岩石崩裂,巨树倒塌,就连白渊军中的哥舒意等人都注意到了远方的异动。

哥舒意眼神一凛,朝远处崖上看去,思忖着下了令:“唐将军,你带人去那边看看,究竟发生了何事。”

唐烈峰领命,不消片刻,便带着十余精英冲上了那片无名的山崖。

远远地,他一眼便看到了鬓染白霜、奄奄一息躺倒在崖边的姜游。一只白羽的乌鸦站在姜游的肩膀上。恶斗暂时息止了。而他们的对面,单膝跪地抚胸喘息不止的,是因恶斗而耗去了不少力气的华天凝。

那熟悉的眉目猝不及防就眯了唐烈峰一眼,他的脚步微微一顿。

那也是在场所有人平生第一次听见那么美的声音,是一个女子的声音,说宛如天籁也不足以形容。

声音是来自那只白羽乌鸦的嘴里的。

是的,白鸦说话了。它其实是会说人话的。只是它几乎不说。它的声音是这世间最动听的声音之一。

白鸦道:“你的小师叔毁了我三片羽毛呢,现在我生气了,我要他死!……除非,你也来做我的主人,把你的阳寿给我,我听命于你,也就不杀他了?华天凝,你的阳寿对我来讲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天凝尚未表态,唐烈峰便已经在心中暗暗替她喊了一声:不可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