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猪大道

YiLin Yuanchuang ban - - 人文地理 - □冯 唐(图/木木)

皮。我在香港住的时候,常常看见很多领着麦兜的麦太,麦兜们穿着蓝色校服,麦太们烫着卷花头。麦兜麦太走过没有树的水泥便道,走进茶餐厅,套餐20元,冻饮加两元,穿校服者奉送汽水。我香港的同事Jackie告诉我,她还是麦兜的时候,妈妈挤出所有能挤出来的钱让她上了个好学校,同学们都出自香港老望族,他们的爸爸们都抹头油,小轿车车牌只有两位数。学校老师要求,每个小童都学一个乐器,提升品行。同学们有的学大提琴,有的学钢琴。Jackie问妈妈她学什么,妈妈说屋子小,给Jackie买了个口琴。

麦兜饱含简单而低级的趣味。麦兜说:“没有钱,但我有个橙子。”橙子10元4个,在麦兜们眼里,每个橙子都是诚实朴素的,每一粒橙肉都让人想起橙子在过去一年吸收的天光和地气。吃橙子的10分钟,是伟大而圆满的10分钟。这种低级趣味,绵延不绝,从《诗经》,到《论语》,到《世说新语》,到丰子恺,到周作人,到陈果,到麦兜。我要向麦兜们学习。我以后码字,只用逗号和句号,只用动词和名词,只用主语和谓语,最多加个宾语。觉得一个人傻,直 截了当说“你傻”,不说“你的思路很细致,但是稍稍欠缺战略高度”。

麦兜得了大道。麦兜做了一个大慢钟,无数年走一分钟,无数年走一个时辰,但是的确在走。仿佛和尚说,前面也是雨。在大慢钟面前,所有的人都没有压力了,心平气和,生活简单而美好。

我在一个初秋的下午,等待十一长假的到来,翻完了4本麦兜。我坚定了生活在低处就不怕钱少的信念,我认为所有人都用上抽水马桶就是共产主义,我确立了直截了当的文学宗旨,我饿了吃,我困了睡,我想起了我老妈,我眼圈红了。麦兜麦太说:“我们已经很满足,再多已是贪婪。”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