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舌尖血

YiLin Yuanchuang ban - - 开怀篇 - (图/豆薇)

黑夜已然走入黎明前最黑暗的那一段,如有一张密网将天地都裹缠了起来。天凝望着白鸦姽婳,心道,若是这妖畜能幻化出人形,当是有一张丑陋狰狞的面孔,一如它的奸邪恶毒吧?她又看了看姜游。姜游的表情紧张而痛苦。白鸦姽婳停在他的肩上,一双利爪死死钳着他,爪趾尖上,若隐若现腾着的几缕白色真气,似几枚软刀,正向着姜游的喉结处飘移。那妖畜只要再用力三分,小师叔只怕瞬间就要毙命了!

此刻,天凝是没有别的选择的。

她只能答应白鸦姽婳,召唤它,做它的主人,将自己的阳寿供奉给它。

按照白鸦姽婳的要求,天凝丢了剑,伸出右手,掌心摊开,只要待白鸦姽婳念罢了几声咒语之后,再将自己的一滴舌尖血滴在天凝的掌心,血浸入身体,召唤仪式即成。白鸦姽婳咬舌滴血之前,爪趾松开了姜游,身体微微飞起。

它身体腾空后又顿了顿,低头看了看姜游,似乎是要确认他依旧无法反抗,然后才在舌尖用力一咬,一颗红珠滴落而出。

白羽红血,茫茫黑夜,所有的颜色都是分明的。因为分明而显得妖艳。妖艳得恍若全然不是人间的色泽。

天凝屏息看着那滴舌尖血坠落,一分一寸地接近自己的掌心。突然,空气之中传来一阵清脆的割裂之声!

只见一道绿影飞来,就在那滴舌尖血离天凝的掌心只有两指宽的时候,绿影落在了天凝的掌心,稳稳接住了那滴舌尖血。白 鸦姽婳勃然大怒:“是谁?!”

黑夜之中,又飞来了道道绿影,卷着疾风、杀气,紧接着就是一个又一个的人,白渊族的精英将士在唐烈峰的带领下把山崖包围了起来。而他摘叶为刀的那些绿影,便有两道一左一右地穿入了白鸦姽婳和姜游之间,逼得白鸦姽婳不得不再飞高三尺,对姜游的挟持又松了几分。

“华将军,我们又见面了。”

有那么一瞬间,天凝觉得,她是猜透了唐烈峰的。他不是想偷袭她。他不偏不倚就在她和白鸦姽婳进行交换仪式的时候出现了,他不偏不倚,就用两片柳叶刀削弱了白鸦姽婳对姜游的控制。她认为他是故意的。甚至坚信。就像一个跪在刑场上等待刽子手手起刀落的人,忽然听到了一声刀下留人,心中涌起的万千情绪,都在错愕时的四目相对里欲说还休。他们为什么会是敌人?他们还能做敌人吗?这一念闪过,天凝不禁打了个寒战。

这时,白鸦姽婳愤而振翅一扑,山崖上顿时大风刮起,沙石滚滚,士兵们人仰刀落,就连刚才唐烈峰发出的那些柳叶刀都纷纷 被卷了起来,在空中横穿乱舞,有的便刺入了白渊族人的身体。

众人倒地惨叫,唐烈峰见状,也怒而直冲白鸦姽婳而去,喝道:“妖畜,停手!”

少女的笑声又在黑夜里盘旋起来。若是只闻其声,不见其形,只怕任是谁都要以为声音的主人必然是娇俏可爱至纯至真的。伴随着那笑声,挥之不去的便是杀气、邪气,如刀似剑的真气。还有受伤的人飞溅的血气。唐烈峰步步进逼白鸦姽婳,不断有风沙眯了他的眼睛,他觉得眼睛干涩发疼,可是,忽然之间,眼睛的疼便被腹部的一阵灼痛掩盖了,他猛地觉得自己的腹部有东西狠狠地刺了进去,紧接着就是一阵火灼般的急热,蓦地从腹部开始向全身蔓延!他低头一看,一枚柳叶刀插入了腹中。那原是他的柳叶刀。那原是他刚才发出的第一枚柳叶刀。

那原是截住了白鸦姽婳的舌尖之血的那枚柳叶刀!唐烈峰的脸色忽然变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