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就像初冬的雪粒子,再怎么拼命抓住,也还是会从指缝间飞走

YiLin Yuanchuang ban - - 开怀篇 -

谈予白离开姜永宜的小破院落时,她还埋头做着冰糖葫芦,锅里熬出的糖汁一点点浓稠起来,散发出甜腻的甘香,就像过去两年里,谈予白每天都能嗅到的味道一样。

他拖着行李的手忽然一紧,背对着姜永宜,喉头有些微微的哽咽。

“永宜,我走了……对不起。” 单薄的背影不知枯坐了多久,才有一滴透明的东西倏然坠下,滑过手中鲜红的冰糖葫芦,晶莹一片。

隔壁的小妹妹放了学,在黄昏时分背着书包来院里写作业,一边舔着糖葫芦,一边问道: “谈哥哥哪儿去了?” “走了。” “走了?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 “哦。”小妹妹不在意,完全没意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