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混搭”“百搭”到“乱搭”的CP

YiLin Yuanchuang ban - - 彩蛋攻略 - (图/李坤)

娱乐圈的这一次风云突变,还是源于二次元文化的兴起。娱乐圈里最著名的“百搭小生”胡歌,以前也跟杨幂、刘诗诗配过情侣,但真正让他红到巅峰的却是《琅琊榜》里的梅长苏。这部年度神剧,除了强大的故事节奏外,还有强大的CP能力,胡歌与“靖王”王凯站一起是CP,与“飞流”吴磊站一起也是CP……他的强大“吸男力”还冲破剧组,时不时与霍建华成双,猛炸双方粉丝圈。

有畅销书作者坦言:“现在很多作者在创作的时候,会非常照顾这些‘CP党’的心情,在不影响小说结构的情况下,会多写一些男性角色之间的互动,算是增加一点小说的趣味性吧。”

现在,CP一词的使用已经打破了二次元界限,并且有着愈用愈泛滥的趋势。一时之间,似乎只要是观众、粉丝看对眼了的两个人,就完全进入了“随意乱搭”的境界,无论男女老少,都可以组个CP合伙儿去涨粉。

“错搭”的违和感是说不尽的伤

但CP这事,也不是谁说了都算,更不是谁和谁都成。

《我们相爱吧》第二季公布了新年度CP名单,立即被批“完全没有CP感”,尤其是周冬雨与 余文乐这一对。

余文乐比周冬雨大11岁,本来“少女配大叔”算是当下娱乐圈的时髦,但他们一个是“香港老男孩”,从头到脚都是不折不扣的潮人;一个是透着一股乳臭未干气的“内地软妹”,从形象到气质都不是一个画风。

网友感慨:“那种感觉就像吴彦祖配贾玲、林志玲配范伟,超级不搭!”“拉郎配”的结果就是粉丝间互相看不上。有人讥讽余文乐都老成了“港版赵本山”,有人说周冬雨是“low咖”,配不上“男神”。总之,所有人都在抱怨节目组“错搭”。

本质上来说,CP其实是一种感觉,类似化学反应,颜值高、名气大、年龄相近,这些都不是形成CP的重要条件。

CP的美好画面被击碎后,只有一地狼藉

尽管CP有风险,但毫无疑问,它至少是简单有效的一种炒作模式。综艺节目看似红火,实则没有一个能够逃过“红不过三季”的魔咒。观众一旦适应了某种综艺娱乐形式,也会随之失去新鲜感,无论拥有怎样华丽的明星公司,缺少了可以炒作的话题,就会失去聚焦。

于是《奔跑吧兄弟》里有了Angelababy与郑恺的“周五情侣”,借炒作上位,是极易操作的路数,毫无门槛。

在《旋风孝子》里,郑爽絮絮叨叨地跟她爸爸说:“我其实不愿意把很多个人的事暴露在公众的面前,但这是做节目。”如果不是因为各种“组CP”承包热搜一整年,很多她与前男友、现男友的事也都可以免受发酵之苦。

在聚光灯下生活的明星,几乎隐匿不住任何隐私,作为旁观者的粉丝,似乎也比以前宽容,他们理解偶像也有喜怒哀乐、爱恨情仇,却也容易在这种信息狂流中迷失自己的身份,在明星们真真假假的CP这桩事上任性地指指点点。

木心有一首《从前慢》流传甚广:“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眼下的世界节奏很快,机会多,危机感也重,在时势的催逼中,人人都无法不变得紧张。身处娱乐圈的明星,愿意或者不愿意,给他们的选择其实并不太多。同样,粉丝们要想在潮流之外安安静静地看热闹,也不再那么淡定。

在这片看似繁华,又娱乐得忘乎所以的世界上,CP的喧嚣之下,其实我们,都活得很慌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