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永远回不去的

YiLin Yuanchuang ban - - 情书 - □潘云贵

可以脱离转轴到任何地方去。我笑着看你,心想都十七岁了,你还像孩子,一点都不现实。

我们的十七岁交给了很多疑问,在关于“明天”“人生”的命题上迟迟无法落笔。不想面对大人们焦虑的脸,又看不到前方的路,在荒草疯长的时日里傻傻盯着脚下的鞋。蚕会破茧,天鹅会飞,我们的出口在哪里,要怎样走?

在光和影、微笑与雨水中浸泡的十七岁,生命打着清浅的水印,潮湿而模糊,我们都在印迹上看着自己的影子,被拉长,被缩短,美好,却不被清晰定型。

可以不要前往十八岁吗?你一直在问。我也一直犹豫,没有回答。十八岁之前的时光太美,我们都舍不得放手。

斑马在奔跑,鱼在吐泡泡。我们骑车,跑步,逛书店,买衣服,寄明信片,抄写歌词,画画,去搜集五月天、东方神起、 EXO的照片,好希望未来的自己也是个帅气的男生。我还逃课去看心仪的女生在“校园十佳歌手”比赛上的演出,也写过情书,放学后偷偷放到了她的抽屉里。不管她知不知道,接不接受,我心里都很快乐。

很多时候,发觉自己的手指会剧烈地抽搐起来,身体仿佛沾满了透明的蒲公英,痒痒的。在四下寂静的午夜,血液翻江倒海,骨骼在缓慢飘移的星辉下疯狂抽节,咯噔咯噔地响。

有好几个晚上,我睡不着,你就跟我说,一起去看海吧。海离家不远,一千米左右的距离。我们躲过酣睡中的大人,溜了出去,疯狂地跑起来。沙地上姜花飞扬,在月光的映衬下,像一个热闹的旅行团去往远方。夜色中的海,和黑暗连成一片,不再凶猛得让人恐惧,而是带给我们安宁与自知。

你说我要变成大人了,要像体育老师或者我妈那样让人讨厌。你觉得大人是跟小孩子完全不同的动物,他们会为一句话、一个动作耿耿于怀,会为一个鸡蛋、一张纸币斤斤计较,也会因为一个错误、一件小事而恼羞成怒,他们各自规避,彼此隐瞒,以利益得失衡量一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