晒书也有鄙视链,这样晒才能脱离低级趣味

YiLin Yuanchuang ban - - 彩蛋攻略 - □宋 彦(图/孙红岗)

粹理性批判》一定比《小王子》吸引目光,贡布里希的《艺术的故事》高于《小顾聊绘画》,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显然比《明朝那些事儿》更高端。

买对版本也很重要。出版社要选权威的,英文原版比翻译版纯粹,破旧的老版本比新版本厚重,老先生们的译本总比新晋翻译家靠谱。晒签名本是最有优越感的。国外网站和拍卖行经常转手或拍卖作者签名本,少则上百块,多则上百万,拥有一本珍贵签名本是每个阅读者和晒书者梦寐以求的事。

和签名本一样有优越感的是著名书店的图书章。从巴黎圣母院脚下的莎士比亚书店经过时,别忘了买本书,盖一个专属的莎士比亚图书章。买什么无所谓,图书章才是逼格之选。

去掉腰封再读书,这是种美德。即便买来不读,晒书之前也务必摘掉腰封,以显示购入此书绝非听信梁文道或者陈丹青,而是你独立思考的选择。

你可以不知道《红楼梦》,他们会帮你买对版本;你可以不懂英文,他们会让你采购的原版书不闹笑话。如果有需求,他们甚至可以在书里做上适量批注, 机的悲观论调:“即使是那些小范围内的收藏,或‘当代派的’收藏,都常常是一种慈善行为。我意指这是一种生态关怀,是因为我们需要拯救的不仅仅是鲸鱼和马西干棕熊,还包括书籍。”

拯救书籍的本质还是拯救阅读,埃科的悲观主义里尚存一点点奢望。他渴望留存书籍,让后来人和他一样,用书籍为自己的生命“买一份保险”,在阅读中得到“永生的一小笔预付款”。

阅读渠道变了,阅读的本质——内容仍然是最重要的。

当我们谈论读书时,我们谈论的是功利性读书,是升学、升值和升职。当我们谈论阅读时,我们谈论的是读微博、读微信头条、读新闻客户端。当我们只晒书不读书时,我们晒的是空虚,是虚弱,是擦肩而过的充实。

读书无用,但无用的事总是快乐的。就像毛姆在《书与你》中描绘的那样,读书不能帮我们获得学位,也不能谋生糊口,不会教我们驾船,也不能告诉我们如何发动汽车。但它能让生活丰富,因圆满而感到快乐。

如果,我们能真正地享受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