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好像就是从那一天起,他就温柔地住了进来,一住就是好长好长的时光

YiLin Yuanchuang ban - - 开怀篇 -

姜永宜最初遇到谈予白时,是在云市一家高级茶楼里,她走投无路下,带着孤注一掷的心情,抱着一插把冰糖葫芦就上了楼。

茶楼有钱人多,她顾不上羞赧,几乎是见一个就上去问: “您好,需要制作冰糖葫芦的秘方吗?我家祖传下来的,姜氏老字号,绝对不骗人,我太爷爷以前是在京城脚跟下开铺的,那一片儿都知道,质量口碑是出了 名的,我现在亲人住院,缺钱救急,只能把秘方贱卖了,还请行行好,买了这秘方吧,绝对不会吃亏的……”

当时茶楼一个个看姜永宜的眼神都跟看疯子似的,还没见过谁用这么奇葩的理由来“讨钱”,一片哄笑中,有人更是嘲讽道:“什么玩意儿,做冰糖葫芦还需要秘方呢,这年头的骗子越来越敷衍了,还有没有点专业度啊?”

众人又是一片讥笑,姜永宜脸涨得通红,当时正值隆冬,她衣服穿得单薄,耳尖还有小小的 冻疮,被茶楼的暖气一吹,又痒又痛,可她顾不上那么多了,只是一个劲儿地摆手解释道:

“我不是骗子,我妈妈病了,在医院里抢救,我没钱付医药费,走投无路下才来卖秘方的,我不是骗子,真的不是……”

她急得眼里都要升起泪水了,却还是没有一个人相信她,茶楼负责人更是赶来,骂骂咧咧地要将她轰出楼,就在 这时,角落里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

“什么秘方,拿过来给我看看。”

那是姜永宜第一次见到谈予白,他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西装精致,神情慵懒,坐在雕花的窗边,头顶一盏暖黄的吊灯,面前茶壶里水雾氤氲,柔化了那双俊秀的眉眼。

姜永宜一下像被击中一般,周遭声音都听不见了,眼里心里都只能望见那个人。

那双修长的手从皮夹里掏出一叠钱,没有数,当着茶楼所有人的面,直接在桌上推给了愣住的姜永宜。

“拿去吧,刚回国不久,没来得及换,还都是美元,你去银行兑换一下,应该能解燃眉之急。”

茶楼上下一片哗然,姜永宜 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红着双眼连连道谢,才要递上自家的秘方,那张俊秀的面容已经淡淡一笑,抿了口茶。

“你那糖葫芦的秘方我就不要了,我这辈子估计不大有机会用上了。”

他眼睛往姜永宜抱着的一插把冰糖葫芦上一瞥,伸手轻巧一摘:“我只要一串这个就行了。”

说着,自顾自地咬下一口,微扬了唇角:“挺好吃的,就是有点酸,不过我喜欢。”

姜永宜怔怔看着,眼泪忽然就掉了下来,一颗接着一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