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Lin Yuanchuang ban - - 另类思考 - (图/点点)

我斗胆猜测,传销集团之所以能如此大规模地洗脑成功,很大部分原因也是利用了其成员的集体依赖症。不是像绝大多数人认为的那样,加入传销组织的人都纯粹是出于财迷心窍。

对钱这件事,我的看法是,如果你直接给我100万,我当然 太愿意了,但如果你给我画一个饼,让我背井离乡过3年然后再给我1000万,我觉得正常人都很难答应。这个事情如果只用贪婪和愚蠢来解释,始终还是令人困惑,那么多形形色色的人,怎么会不约而同、如有神助地蠢成那个样子?

最令我感到意外,也与曾经的报道所写略有不同的是,有的传销组织人员,在传销窝里面,心情很好,完全不苦,半年胖了10斤。

传销组织的每个成员,每天过着纪律严明、同吃同住、朝夕相处、与外界极为隔绝的生活。“外面”社会对他们的误会,正使他们犹如众叛亲离的爱偶,越来越相依为命。.

传销人员告诉每一个队员,我们干的是一件正确的事,只是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不得不忍受各种委屈和误解,这些正是对 你的心性和智力的考验。

我想,人们在判断传销的魔力时,也许忽略了这种集体生活的蛊惑。“在这里”的很多人,也许都在“外面”感受过单枪匹马的孤独和空虚,或者内心依赖集体但又感受过被集体排斥的痛苦,感受过求而不得、也许自己 都未曾意识到的失落。

法国心理学家勒庞有一本关于大众心理研究的书——《乌合之众》,在书中他指出,群体中的人大脑功能是处于停滞状态的,最活跃的是脊椎神经,所以群体行为有着惊人的一致性。

他提到一个心理学实验,心理学家达维曾将一群人召集在一起,当面演示了一场灵魂现形的过程,最后所有的人都认为确是 灵魂现形,但实际上,这只是达维先生的简单骗局。勒庞说,这就是群体中的“智力泯灭”,即残存的智力品质被反噬。

容我武断地得出结论,对群体的依赖程度与智商是成反比的。因为在群体中,人通常只能表现平均值的智商,为了与其他人取得对话和沟通的方便,往往是“就低不就高”的,因为“低”可以就,而就高则心有余力不足。

高智商的人都是只身来往、事了拂衣去的,庸众才是上个厕所也要结伴而行,浩浩荡荡。

一个人如果把成就感寄托在感动他人或者结伴而行之上,那实在太危险,必定要出事。

人在很多时候,都不如王小波笔下那只特立独行的猪,王小波说,他活了40岁,除了那只猪,还没见过谁敢于如此无视对生活的设置。

这种群体的可怕,除了前面所说的“智力泯灭”,还在于它的“暴力性”。就像勒庞所写,独立的个人绝没有勇气去洗劫一家商店,但是群体则不然,群体是没有负罪意识的,群体“天然合理”,他们的数量决定了这一点,数量就是真理,当群体中的任何一人融入其中的时候,他就会感觉到自己的天生正确和合法,并意识到这群体的绝对数量赋予人的力量。

这也就能解释很多传销分子在加入传销组织之前,是极为老实守法,甚至善良懦弱的人。

话说回来,有集体生活的老人,绝对要比没有集体的老人快乐,他们年轻的时候就是普通群众,老了以后只求健康长寿,谈独立精神这件事太不现实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