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怀念有你的往昔

YiLin Yuanchuang ban - - 拇指文学 - □韦 一

首都机场的国际到达口,我把一束火红的杜鹃递给从伦敦飞来的轻雪,轻雪则给了我一个拥抱,而她依然是神采奕奕的。

“你这一瘦下来,当初的那个小鲜肉又回来了。”轻雪开我玩笑。

“这要感谢你,所以今天送你一束杜鹃,你帮我重新点燃了梦想之火。”

回想上次与轻雪重逢,我们都惊讶到哑然,那是在京广高铁上,轻雪认出了我,虽然我穷困潦倒。那次相遇,是我极不愿的,创业失败,团队分崩离析。而轻雪进京是到英国大使馆面签,她争取到了牛津进修的机会。走出北京西站,我逃也似的与轻雪道别,轻雪却紧追不放。她扳过我的肩:“你为什么会这样,臃肿,颓废,死气沉沉。”我无奈,只能在路边坐下,讲述我的近况。

轻雪在北京多留了三天,轻雪告诉我,我们的青春仍在心中,只待重新点燃,梦想,只要起航,什么时候都不晚。我和轻雪初、高中均是同学。她是个乐天派,同学聚会,在真心话大冒险游戏中,我第一次说出了对她的喜欢。

那天之后,我没有再与轻雪相见,因为是名校毕业,轻雪顺利进入了一所重点高中当老师,而我因为家庭原因早早南下打工。

2009年冬,轻雪的父亲因病去世,弥留之际,唯愿轻雪能有个归宿,轻雪在病床前哭肿双眼,最终嫁作人妇,成全了父亲最后一个愿望。

轻雪嫁人的消息传到我耳中已是春天,我在一条干枯的河边坐了整整一天,那天,我的青春落幕了。十年时光如水轻泻,不经意间重逢,轻雪帮我重新点燃了心中的那团火。从北京回来,我拼命减肥,甩掉了那些忠诚的肉;放下身段重新开始,我的事业又重新起航……

我们的青春不再,而梦想依旧,时光改变了很多东西,当初朦胧的那些情愫,已幻化成深厚的友谊。

我已不能爱你,但我爱我们曾经的青春过往;我不怀念你,我只怀念有你的那些往昔。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