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文身的

YiLin Yuanchuang ban - - 传奇典范 -

客厅的沙发,“我的名字叫RYOKI,写成汉字是掠妃。”

“我想这句话你被问过一千遍,为什么有人要文这种一世也除不掉的东西?”

“每个女人有不同的答 女起身,大概听到我们的谈话,代掠妃回答我的问题,“最初要先画出轮廓,像被刀割开肌肉,墨是一点点钉上去的,在很痛的伤口上摩擦,之间很多次都想打退堂鼓,但是你知道啦,我们日本人有那种忍、忍、忍的根性,就忍到底。”

掠妃接着说:“最痛的是靠近骨头的部位,好像把骨头一片片削开,用意志力去抵抗的话,也最多是两个小时,超过了就会昏倒的。”哇,我叫了出来。“文完身后会发烧,”她继续说,“要花上一星期才能减退。”

“那你又为什么要文呢?”我问那个少女。

“我认为比穿什么名牌更有个性,简直可以说高了一级。虽然我知道这种衣服是脱不下来的,但是我能穿上,就和别人不同。我没有什么条件和别人不同,不管在身材和相貌上,但是一文身,我变成一个很勇敢的女人,对自己很有信心,值得呀!”

“但是一般人都认为只有黑社会和坏女人才文身的呀,你不怕人家把你看成坏女人?”我说。

“非洲的原始部落也文身,他们爱美罢了,那是什么黑社会或坏人?”她反问。

说的也是,我无法反驳,这时门打开,进来了四五个女人,都是这家店的熟客,掠妃解释:“东京有一家叫《TATTOO GIRLS》的杂志要来采访,我约好大家来这里给他们做访问。”

经掠妃介绍,那群女的也不当我是什么陌生人,大家聊了起来。

“你想知道多一点我们为什么要文身的缘由的话,我们都可以把个别的原因告诉你。”其中一个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