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第七日

YiLin Yuanchuang ban - - 开怀篇 - (图/吴敏)

红顶青鸟送来一张羊皮字卷的那天,曾一度险些走入鬼门关的姜游终于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青鸟送来的是厉朝欢从玉鼎峰上捎回的消息。他说,计划进行顺利,魔魂果真如预期的一样,凭着残存的信念赶到了玉鼎峰,浑噩之中想救自己生前的主人,他便以预先布好的六回结阵困住了魔魂。

此刻,魔魂被封锁在结阵之中的一条石缝里,只要锁链不除,她便暂且丧失了一切行动和感知的能力。

而厉朝欢接下来要做的,便是等白鸦姽婳前来,将她也困入结阵里。

营帐内,昏灯一盏。就着微弱的灯光,天凝读完了羊皮字卷,放下字卷,眉心已经拧出几道深壑。

姜游便是在她放下字卷时醒来的。

天凝带回重伤的姜游以后,便把他安置在她自己的营帐里,以便每日都用真气为他疗伤续命。她还派了人赶去慈航谷,邀请自己的师父,也就是姜游的师兄、现任慈航谷主云观鹤出谷,前来救治姜游。

七日七夜,不眠不休,天凝与师父总算是齐心合力保住了姜游的命。这七日,两军暂无战事。七日当中,有一日下了雪。雪满寒山,气温骤降。半夜里,一阵冷风吹破门帘,惊醒了天凝,她起身看了看与自己一幔之隔的姜游,怕他受冻,便给他加了层棉被。尔后自己便睡不着了,索性挑灯夜读兵法。巡逻的士兵经过帐外时,她听见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雪又下大了。

雪又下大了——唐烈峰的营帐外,巡逻经过的士兵也在说着这场雪。

他坐在案前,手捧一本兵法,也是夜不能寐。

目光经过某一页的最后两个字时,他忽然觉得后背一热,腰上还有一个软绵绵的东西缠了上来。竟然是姽婳的两条玉臂。他眉头一皱。那女子不知羞地从后面贴上来抱住了他,喃喃地娇声道: “好冷啊,唐烈峰,我最怕冷了。”

唐烈峰放下兵书,镇定自若地推开了她:“冷就去睡吧,多盖一床被子。”

姽婳伸手来拉他,勾引他道:“多一床被子,不如多一个人,你来和我一起睡嘛……”

一个掉队的巡逻士兵正好从帐外跑过,听到姽婳对唐烈峰的邀请,捂着嘴偷笑了好一会儿。

于是,有关妖女姽婳和将军唐烈峰之间的香艳传闻,才短短几日,便已经成了士兵们茶余饭后最大的议题。

那几日,两军暂无战事,姽婳说,士兵们都是太闲了,得给他们找点事儿做,比如让他们 忙着躲避一个手段凶残的妖女,因为这妖女轻而易举就能撕烂好几个嚼舌之人的嘴。不出半日,她竟然就真的撕烂了三名士兵的嘴,士兵的死状很惨烈。她沾沾自喜地坐在第三名死者的旁边,深呼吸一口,萦绕在尸体周围的怨气便被她吸入了嘴里,她神情享受,仿佛吃到了人间美味。

唐烈峰气得几乎要一剑刺穿姽婳的身体,却被哥舒意喝止了。他们需要姽婳。而就在唐烈峰回剑入鞘的时候,一只红顶青鸟飞到了白渊族的军营,青鸟的脚上绑了一张羊皮字卷。

厉朝欢从玉鼎峰上捕了两只红顶青鸟,也写了两封羊皮字卷,分别送到了两族的军营之中。

羊皮字卷上,只有两行字:玉立天地,鼎盛江山,玉鼎峰上,携魔魂以待。落款:厉朝欢。姽婳看罢字卷,手指一捻,羊皮烧成了灰。她笑若春花道: “哥舒女皇,我要去玉鼎峰了。”

她又道:“你的唐将军也要跟我一起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