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过ᄇඵາ,将他背到那里避风雪,自己再折与你共良欢

YiLin Yuanchuang ban - - 开怀篇 - □吾 玉(图/熊LALA)

现实冷暖,前方看不到一丝希望,可谓是真正的一无所有了。

这样的谈予白,再不复曾经的意气风发,缩在姜永宜的破旧小院里,消沉了好长一段时间。

直到某一天,姜永宜满身风霜地回来,兴冲冲地对他道: “找到了,我找到了,谈先生,我找到那位民间的老军医了,他一定可以治好你的腿……”

谈予白的腿被大医院诊断是肌肉神经坏死,难以复原,他自己都心灰意冷,却没有想到姜永宜会四处奔走,为他找出那么一位“民间高人”来。 车,开始载着谈予白磕磕绊绊地上路。

每次出发前她都会提前做好饭菜,装在保温盒里,让谈予白抱在怀中,因为针灸过程长,一般回到小院都很晚了,她担心他挨饿,就用这种方式带饭上路,让他一做完针灸,就能吃上热腾腾的饭菜,不至于饿坏身体。

等到正式出门了,又是一场大阵仗,外头冰天雪地的,姜永宜总要将谈予白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不露出一丝缝隙才会放心。

围巾和手套都是她自己织的,花样简单不起眼,但很暖和,谈予白每次都被裹得像个熊宝宝似的,揽住姜永宜的腰,跟着她那辆破旧单车就吱吱呀呀地上路了。 回来取单车。

无法言说那一路有多么不易,或许连姜永宜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全程她的腿都在打战,可她浑然不觉,她一颗心只系于背上之人,天地万物都渺茫无声。

飞雪迎面,寒风入骨,一步又一步,谈予白在最初的挣扎未果后,总算放弃劝阻,他只是将头埋在姜永宜脖颈里,忽然低低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她在长空下应了他,他却没有说话,只是有温热的液体浸湿了她的脖颈,她有些慌乱,担心他哪里难受。“谈先生?” “不要叫我谈先生。”那个声音闷闷地传入她耳中,还带着几分氤氲的湿意,在旷野雪地中显得那样深重。

“我不会再消沉下去了,如果可以,未来有一天,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