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用来宠的

YiLin Yuanchuang ban - - 身心原力课 - □任夕颜

子幽默风趣,平日里很是疼爱阿令。感情路跌宕起伏的我,对这种遇一人白头的爱情简直羡慕得不行。本以为一毕业我就能做阿令的伴娘,可阿令却和男朋友分手了。

我被这个消息吓坏了,连夜赶去阿令的城市,敲开了她出租屋的门。

狭小的房间里,衣服杂志散落一地。

阿令披头散发坐在床沿上,两只眼睛肿得跟核桃似的,大概是哭了很久了。

一看见我,阿令的泪珠子断了线似的“啪嗒啪嗒”地往下掉。我一把抱过她,心疼得要死。

我问阿令,是因为七年之痒,还是因为毕业魔咒?阿令眼睛又红了一圈儿,因为他和别人在一起了。我把阿令前男友的祖宗十八辈都问候了一遍之后,她才咧嘴一笑,阿西,你太狠了。

阿令后来在日志里写过一句话:爱情出走的时候,我以为天 塌了,可那个姑娘硬生生又把我的天撑了起来。我知道她说的是我。

今年情人节,阿令的前任还未卸任的时候,他说要陪她过情人节。

阿令却说,都老夫老妻了,过什么过,我去陪阿西了。于是,阿令拎着两枝玫瑰花,屁颠屁颠地跑来找我。

阿令把玫瑰花扔给我,冲我贼贼一笑,谁也没规定说情人节收花必须是异性送的。

我心里一暖。阿令这丫头定是怕我在虐狗的节日里想不开,特地跑来安慰我的。

结果,临近下午的时候,我收到了男神的邀约。

纠结了好一会儿,终于痛下决心晚上陪阿令去开荤。结果阿令大手一挥,重色轻友才是你,那可是你男神啊,千载难逢的机会,去吧。

说完,阿令就潇洒地背起包,坐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穿越大半个城市回家去了。

后来,我发现男神并不是我的菜,跟阿令说,情人节应该陪你的。

阿令却不以为然,你不陪我过节我也不会跑,可男神却不一样。万一男神是你的菜,我还能当个电灯泡呢。

随叫随到的,不仅有男友,还有闺蜜。可闺蜜不会跑,男友却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