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YiLin Yuanchuang ban - - 学霸江湖 - (图/吴敏)

最近得出一个结论:原来我是个受。当然,我知道纯洁的你们一定不会想歪的,不会误以为我指的是那方面的受。没错,人家说的是智商方面啦。

大概是缺啥想啥吧,没办法,我对高智商就是有种迷之崇拜。 小时候喜欢过两个男生,一个长得像二师兄,一个就是发育不良的哈比族,但他们在我眼中就是所有帅哥和小鲜肉的集合体啊。

那位二师兄三岁就抱着《红楼梦》读,而那时的我连只有图片不带文字的书都没翻过几本;发育不良的哈比族更是牛掰上天,随便学一学成绩就是班级前 三,随便打个 乒乓球就是市级冠军,随便写个钢笔字就被小伙伴们抢去当作字帖临摹,随便打个游戏就代表国家去虐韩国人。在我少女时代的眼中,他伟岸得就像姚明。

02

多希望高智商也能像流感一样传染啊。

智商高是种什么体验?这辈子我是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了,不过据说他们的安全感是爆棚的。感觉他们就是没有bug的程序、哆啦A梦的口袋——总能运行无阻、摆平一切。米其林是个长得真的很像米其林轮胎的男生,小我几岁,我们因为工作关系而相识,后来因为三观一致、聊得投缘,所以逐渐成为朋友。

学生时代的米其林从不知道考试是个什么鬼,尤其是那些“性命攸关”的大考。从小学一路保送到全国Top5的大学,我们第一次见面聊天时,这货很欠、很真诚地说了句:“没能参加高考是我人生一大遗憾。”

为了弥补这个遗憾,他放弃了保研的名额,花了三个月时间猛学了一通GRE和托福,然后就申请到了美国Top10高校的研究生。

别以为米其林是个只会学习的书呆子,初中时数理化竞赛没落下,高中时编程大赛没落下,读大学时机器人大赛没落下,从大二开始到去美国前的一周,他在不同公司 和行业做了四份实习,真是每一手抓每一手都硬啊,研究生毕业后他“顺理成章”进了麦肯锡。

03

我嫉妒地说,你的人生就这么一路开 挂不觉得无聊吗?米其林欠揍地说,习惯就好了。我又很没出息地问,智商这么高、这么优秀是种什么感觉啊?他认真地想了想说,就是啥都不怕吧。

米其林在美国读研时有一门专业课特别难,他之前一点基础都没有,好多学生听完第一堂课就退课了。但他觉得特别有挑战,所以就愉快地学了下去。他先把这门课的经典基础教材翻了一遍,再然后,他这门课就拿了A。

米其林说,聪明的最大好处就是无论你有没有钱、有没有妹子,内心都会有种特别笃定的安全感,因为你知道靠着自己的大脑一切困难都不是事儿。

这世上不是只有金钱和肌肉才能带来安全感,高智商也能做到。

04

每一位智商高的人上辈子一定都是折翼的好奇宝宝。

我和天才白富美Emma一起走路,看到小松鼠在旁边啃果子,她会说,真奇怪它们怎么抱起来就啃呢?都不挑一挑?难道它们仅凭嗅觉就能分辨果实好坏?

和她一起等红绿灯过马路,她按了按旁边的行人通过按钮,然后开始拿手表计时。我问她这是做甚。Emma说,我想对比一下不按行人通过按钮和按下这个按钮耗时是否一样。Faint!世界在他们眼里是不是到处都是巨大的问号啊?

和米其林、Emma这样的小伙伴接触多了,我发现自己虽然没被他们的高智商传染,但脑洞大开的习惯倒是染上了。以前我看到蓝天时只会觉得“天气真好啊!”现在会开始思考,天空为什么是蓝色的呢?

如果这世上有贩卖智商的集市,真想倾尽自己的颜值和体重去换取它,哪怕只有个位数的提升也值得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