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江上舟

YiLin Yuanchuang ban - - 开怀篇 - (图/张艺馨)

若是寻常的人,从白渊族的军营到玉鼎峰,快则五日,慢则十日,但对姽婳而言,这一程,其实只需要三日。然而,这已经是他们离开军营的第六天了,玉鼎峰却依然很远,行程尚未过半。

唐烈峰带着姽婳绕过十里镇,穿过银屏谷,还在一片半兽人聚居的世外桃源里逗留了两日。三日的脚程,他们花了五日。姽婳心中很清楚,唐烈峰是故意在拖延时间,但她并不介意。

从离开军营的那天算起,厉朝欢的寿命还剩下半个月。而现在,只剩九天了。离开桃源以后,要走一段水路。姽婳趴在一艘小船边上,船行江中,她目不转睛盯着水面,大凡看到有鱼儿经过,她都会把鱼儿抓住,捏死以后又丢回水里。每丢一条,她就会报一个数: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把第九条鱼丢进江里的时候,姽婳看了看始终闭 目端坐,背对着她的唐烈峰: “喂,还有九天呢,我们还要到哪儿玩啊?”唐烈峰抄着手,一言不发。

这几日,他对姽婳的态度一直都是这样严肃而且冷漠。

姽婳道:“其实,我到你们军营的第一天便告诉哥舒意了,现在你和厉朝欢都是我的主人,她还挺高兴的,问我若是唐将军以我的新主人的身份命令我杀了我的前主人,我会杀他吗?”

她又抓住了一条鱼,提着鱼尾,紧紧盯着鱼儿因为惊恐而鼓出来的眼睛。这是一条已经有点修为的鱼妖了。

她突然用指甲在鱼尾上一划,鱼尾断裂,修为不够的小鱼妖连喊痛都不能,便魂归九天了。

她把鱼儿丢回水里。“不会!”她说,“就算我白鸦姽婳行事乖张,但原则还是有的。若传了出去,我在百日期还未满的时候竟然不守规则,杀了自己的主人,以后恐怕有事敢相求于我的人便少了。没了主人的供养,我如何养活我自己呢?况且,百 日期满以后,厉朝欢横竖也是个死,何必急在一时呢?”

姽婳察觉到唐烈峰的肩膀有轻微的起伏,知道他睁开眼睛了。她勾唇一阵冷笑。“是她让你拖延时间的吧?若是百日之内到了玉鼎峰,我还得维护厉朝欢;但是,百日之后的玉鼎峰上,除了你,任何人我都不用顾忌了。到时候,我们便能同心合力,一起杀敌了。这叫什么来着?”

她想了想:“唔,就是人类常说的,生、死、相、许,对不对?唐烈峰。”

男子提起身旁的茶壶,缓缓地倒了一杯。喝光了茶,还是由着姽婳说她的,他依旧保持沉默。

姽婳笑道:“玉鼎峰我是一定要去的,魔魂我志在必得!不过,我发现我好像也并不介意你这样拖延时间。”说着,人已经软绵绵地爬到了唐烈峰身后,往他背上贴去,“毕竟……我陪你玩,你也陪我玩。”

唐烈峰推开她,命令般冷冷道:“好好坐着!”

姽婳立刻不笑了,阴森森地盯着唐烈峰:“唐将军,你总是用这种态度对我,就不怕惹我……”她话还没说完,突然双眼红光泛起,像是从眼眶里烧出了两团火,令她的面目变得异常狰狞。

唐烈峰吃了一惊:“姽婳?”

姽婳深吸了一口气,做出静心聆听的样子,慢慢地转头看向江外,把视线定在了西北方向。那也是玉鼎峰所在的方向。姽婳幽幽地笑了:“唐烈峰,我闻到食物的味道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