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过ᄇඵາ,脸。清俊,精致,一丝不苟,即与你共良欢

YiLin Yuanchuang ban - - 开怀篇 - □吾 玉(图/李倩莹)

头,一缕秀发垂了下来,白皙的脸上每一丝神情都清晰可见。

“不会的,你会好起来的,假如真的……那我就像这样抱着你,请你吃一辈子冰糖葫芦,你愿意吗?”

一字一句,轻柔如羽,这一定是谈予白听过的最动人的情话,他微微颤动地伸出手,抚上她脸颊。“永宜。”窗外大雪纷飞,屋里却温暖如春,他要吻上去的那一刻,陡然扑空,睁开眼,梦醒了。

豪华空旷的别墅里,死一般的沉寂,没有光,没有家,没有

听到那边骤然发出的雀跃声,他勾勾嘴角,想笑却没笑出来,挂了电话,盯着窗外的月光,久久地捂住眼睛,伸手触到一片湿意。

在离开小院,生活回归正轨的第七个月后,谈予白终于鼓足勇气,驾车经过白水湾街口,停在树荫下,远远地看着那家永宜蜜饯铺,像个见不得光的偷猎者。

她比他想象的要沉默与平静,他应该是感到庆幸的,可胸口却总是闷闷的,尤其是这一回,意外看到店里多了一个人时——

黄昏下,身姿俊秀的少年撑在柜台边,脸上挂着飞扬的笑,嘴里不知在说些什么俏皮话,逗得正用笔记账的小老板娘时不时抬头,冲他抿嘴一笑,温柔包容。

谈予白的一颗心猛然揪紧, 使喝醉了也还是透着上层人士的优雅,同她这方小店铺格格不入。

“我想要那串冰糖葫芦,多少钱?” “墙上标了价格。”姜永宜面无表情地开口,那身西服愣了愣,却还是苦笑地掏出了皮夹,只是接过货并不走,磨磨蹭蹭地赖在店里,看着她欲言又止。“你最近……还好吗?”声音有些喑哑,姜永宜低头记账,宛若未闻,一语不发。

这种尴尬的气氛,直到一道飞扬的身影跨入店门,才被打破。

“小姜姜同学,我又来送你回家啦,今天生意怎么……”

少年调侃的语气戛然而止,奇怪地看向柜台旁的西服男人,似乎有些意外这么晚了店里还有顾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