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没有光,没有家,没有冰糖葫芦,没有她

YiLin Yuanchuang ban - - 开怀篇 -

谈予白又做梦了,梦里依旧回到那个熟悉的小院,夜风轻拍着窗户,他枕在她怀里。

暖黄色的灯光下,她拿着热毛巾,焐住他那条才做完针灸的腿,替他活血按摩,他拿着书,静静看着,偶尔望她几眼。

“要是我的腿好不了了,一辈子都是个瘸子怎么办?”

低哑的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情绪,但内里则是包裹着隐隐的忐忑,她手一顿,在灯下缓缓抬 冰糖葫芦。没有她。枕边的手机忽然响起,他一个激灵,手忙脚乱接过,不知在期待些什么,那边传来的却是另一个甜美的声音。

“予白,刚刚设计师把款式发过来了,两件都好漂亮啊,你说订婚的时候我穿哪一件好呢?”

“……”伸手按按眉心,他轻轻呼出一口气,“你喜欢就好,不如两件都订下?” 握住方向盘的手也泛出青白。

回到公司后的他, 在第一时间拿到了一份资料。

少年是附近高校的大学生,在蜜饯铺里兼职,每天两个小时,靠着一副好面孔和一张巧嘴,给店里招来不少生意。

谈予白想到那要命的喜欢,浑身上下就不舒服起来,这种不舒服让他在压抑很多天后,终于还是忍不住,迎着晚风走到了蜜饯铺门前。

姜永宜在见到谈予白的西装之前,先闻到一股酒气,她抬头,正对上他微微泛红的一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