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风满楼

YiLin Yuanchuang ban - - 开怀篇 - (图/吴敏)

食物的味道,有烟火气、人气、血腥气,还有人从心底发出的声音:“白鸦姽婳,意能通天,指掌乾坤,恳求赐我一见。”

不,那不是一个人的声音,而是很多人。很多人聚集在同一个地方,一起召唤白鸦姽婳。

这是前所未有的,几百年来,姽婳从未感应过如此强大的召唤意念。

就像有人把一碗清水端到了一个连日滴水未进、就快渴死的人面前,她心痒得像爬满了蚂蚁。玉鼎峰!此刻召唤她的人就在玉鼎峰!

毋庸置疑,那是厉朝欢所为。厉朝欢在玉鼎峰久候不见姽婳,他并不难猜到,哥舒意一定会从中作梗,阻挠姽婳前来。所以,他便安排了跟随他的士兵们一起召唤姽婳。对姽婳而言,她对魔魂的贪念目前还能趋于理性,但对召唤之声,尤其是如此强大的召唤,她却万万理性不了。

姽婳忽然钻出船舱,望着前方茫茫江水,两眼之中红光如灼:“唐烈峰,我要去玉鼎峰了,就现在!”

唐烈峰追出,一把扼住姽婳的手腕,以眼中的杀意表示了不许。

姽婳冷笑道: “迟早是要去的,对我来说,早几日晚几日有何区别?我只在 意魔魂和我的食物,根本不在意你们两族之间的恩怨,你敢拦我,就算我现在还不能杀你,我也可以让你生不如死!”

刹那间,船身晃动起来,晃动得越来越剧烈,杀气也开始充盈江面,张牙舞爪。

岸边的树林里原本栖着一群喜鹊,感应到杀气,蓦地便一飞冲天,惊恐而去。其中有好几只险些跟一只正好经过的红顶青鸟撞上。那红顶青鸟恰是厉朝欢的信使,带着他写给华天凝的第二封信。

厉朝欢在信中向天凝报了平安,交代了玉鼎峰上的一切,信送到天凝的手中时,天色还没有全黑。

天凝和姜游同在营帐里用晚饭,这时,红顶青鸟飞进来,天凝取了信,匆匆看了之后递给姜游,本来就不甚舒展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姜游也看了信,正想说话,营帐外忽然传来一阵骚动。

校尉庸良掀开帐帘跑进来,拱手道:“大将军,前方探子回报,敌军有异动!疑似想趁夜偷袭。”

天凝和姜游互换了眼色,对庸良道:“知道了,再探。” “是。”庸良退出营帐以后,静了好一会儿,姜游才轻声道:“哥舒意不想让你上玉鼎峰。”

天凝沉重道:“上玉鼎峰的,绝对不止唐烈峰和姽婳两个人,哥舒意不会放过这个大好的机会。他一个人在玉鼎峰很危险。”可是,她也很清楚,此刻敌方的异动显然是为了配合玉鼎峰上即将到来的那场恶战——哥舒意真正的目标还是厉朝欢。这边厢,如果利用军队发动猛攻,让天凝不得不留守军营,指挥作战,自顾不暇;那边厢,必然会在玉鼎峰上想尽一切办法杀掉厉朝欢。哥舒意下了这么多盘棋,这还是第一次,让天凝有一种想把她剥皮拆骨的不冷静。

但士兵们是冷静的。似乎他们都知道,今晚可能就是暴风雨前最后的一点平静了。他们大多平静地坐在草堆上、营门前、瞭望台下,大家都在竖着耳朵听,等待战鼓敲响的那一刻。

而此时,远方的江面也早已恢复了平静,船还在,船上的人却不知所终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