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过ᄇඵາ,到了,怎么也找不到了……”与你共良欢

YiLin Yuanchuang ban - - 开怀篇 - □吾 玉(图/李倩莹)

芦,瘦削的身影在路灯下沉默而克制,咬下一口口红彤彤的冰糖葫芦,用嘴里的甜来冲淡心里的酸。

可酸涩还是铺天盖地涌来,怎样的甜也无法压下去,尤其在看到那个熟悉的小院时,一刹那达到了顶峰。

也不知姜永宜和少年说了些什么,少年回头看了看路灯下的谈予白,目露困惑,最终还是不甘离去了。

夜风中,姜永宜走了过来,对着路灯下那道身影轻声道: “谈先生,你究竟想做什么?” “凭什么?”谈予白似乎真喝醉了,无赖劲儿上来了,伸手去拉她:“就睡一晚,好不好?”

姜永宜退后一步,极力告诫自己不要和醉酒的人计较,她强忍道:“不好。” “为什么?” “凭什么?断腿了要管,喝醉了要管,睡不着也要管,我这里是垃圾收容站吗?”

终是忍无可忍,扔下这句话,姜永宜头也不回地没入夜色中,那道酒气却如影随形,狗皮膏药般跟着她进了院,甚至在她要关门的时候,忽地用力一推,身子抵住门,她听到他带着哭腔的气息,似日日夜夜的痛苦再也压不住了,如潮水般宣泄而出:

“永宜,我想你,我好想你……”

他满眼水雾,泣不成声,似乎真像个迷了路的狼狈孩童,还欲上前揽住她的腰,却又被她狠狠一推。“你不是要订婚了吗?”她那样温柔的性子,似乎还是第一次在他面前这样发狠,她一只手紧紧按住心口,像是很痛的样子。

“谈予白,你把我当什么了?我也是个人啊,我也会难受啊!”

一字一句在屋里回荡着,如冷水浇头,他在灯下陡然清醒过来,才意识到自己如何无耻,他身子颤抖着,看也不敢看她,抓起西服踉跄夺门而去。

直到那凌乱的脚步声消失许久后,她才抵着门,虚脱一般,一点点滑坐下来,捂住脸泪如雨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