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酸涩还是铺天盖地涌来,怎样的甜也无法压下去

YiLin Yuanchuang ban - - 开怀篇 -

然而更奇怪的是接下来的一路相送,空旷长街的路灯下,少年频频回头,冲自家一脸淡然的老板娘咬耳朵。

“那个人怎么回事,一直跟着我们,你认识他吗?”

“不认识,别管他,酒疯子吧。”老板娘眼皮都未眨一下。

两人的窃声对话在深夜里传到后方,谈予白一只手抱着脱下的西服外套,一只手拿着冰糖葫

谈予白手中的冰糖葫芦早已吃完,他长睫微颤,嘴边沾了些红色的糖丝,看起来就像个单纯无害的孩子。

“我能……在你屋里睡一晚吗?我已经很多天没睡着了,我什么都不做,就是睡一晚。”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姜永宜大概想不到会有人说出这种话来,说的人还是已经恢复了身份地位的谈予白。

她深吸了几口气,将一切的不可思议只化为了三个字。

伴着喑哑的泣声,她还未反应过来,已被人猛地一拽,天旋地转间,身子被抵在门上,带着酒气的吻胡乱地就落了下来。

他撬开她的牙关,长驱直入,吻得灼热而疯狂,一阵剧烈挣扎,屋里倏地响起一记耳光声,她将他狠狠推开,胸膛起伏不定。

他呼吸急促,红着眼看着她,衬衣凌乱,领带也歪到了一边,哪里还像个大公司的当家人。

“永宜,我好像迷路了,好像把你给我的家弄丢了,我找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