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只是灵魂比较大

YiLin Yuanchuang ban - - 幸福讲义 - □百 合(图/果酱的酱)

丁丁约我吃韩国烤肉,我欣然赴约。我打断她,问她最近在忙什么。她说自从换了公司,每天拼命追赶,想考个专业资格证,现在挤点时间就恶补英语……我说:过得挺充实呀!

她说:是啊,可是我还是减不下肥来。现在又这么累,再不吃点高热量的东西根本挺不过去。我心里很难过。隐隐地觉得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出来。

上个月去参加同学聚会。印象最深的不是那些事业有成的佼佼者,而是两个发胖的女同学。

在群里统计班服号时,在L号的基础上,她们一个要了XXL,一个要了XXXL,我还有点不信,待见到真人,两个美貌小妞,已成了两个圆球。

我差点问,你们是怎么搞的啊?可是,不出十分钟,我就喜欢死了这两个胖球。上来一道毛血旺,圆球A一看就说:“哇,我的最爱!”抄起筷子呼噜呼噜吃得特别香。她身边的人一定对她很接纳,她才能吃得那么理直气壮。

有人揶揄她胖时,她嘎巴儿脆地说:“我也不想胖,可是每天婆婆给我做一桌好吃的,要是不吃,显得多不尊重长辈!”胖于她,是生活的恩赏,是被家人宠爱的明证。

圆球B是我们班长,从前她的外号是“俄罗斯小孩”。那年夏天初见她,皮肤白得发蓝,鼻子高挺,乍一看人只有薄薄一片。

而如今,五官依然深邃,只是腰围暴涨。合影时有人大喊“俄罗斯大妈快点过来”,她乐呵呵跑过来笑道:“讨厌!叫俄罗斯阿姨不行吗?”一点儿都不介意被调侃,用幽默轻松化解尴尬。

而另一位美人,却果断拒绝了同学聚会,理由是:“我现在胖成这样,不好意思见人。”

其实她不算胖,身材只是丰腴。我不禁又想起丁丁,活得那么带劲的女汉子,身上多出来的那点肉没却压瘪了她的快乐自信。

问题的关键并不是胖,而是对胖的自卑。

“伤害我们的从来不是事情本身,而是我们对事情的看法。”全民热衷瘦身无疑是社会进步的象征,因为我们的物质已经丰富到不需要用胖来证明自己生活优越了;相反,你胖,说明了观念落后,自我管理差。

这逻辑有点夸张,但很遗憾,很多人就这么想。

其实,我也是轻度瘦身焦虑者一枚。如果一周因为太忙而没去健身,我就心里恐慌,觉得被主流社会抛弃。

我在医学院任教的同学曾经 在朋友圈里认真纠正过我:“不要说瘦身,要说健身。”

一字之差,境界天差地别,我忘了瘦是表层目标,而健康才是应该追求的本质。如果胖是因为欲望,想瘦不也是欲望吗?

减肥瘦身欲望过度也是需要警惕的心理问题,是会扰乱我们日常情绪,进而拖幸福指数后腿的。

如果一个胖人豁达乐观自信,为什么一定要他为自己的胖羞愧理亏呢?接纳程度是社会成熟度的标尺,当我们学会不用唯一的标准来粗暴衡量、苛求所有的人,这社会就进了一大步。

村上春树说:身体是我们安放灵魂的神殿,要保持它的清洁与美好。他保持的方式便是像仪式一样全世界地跑跑跑,顺便跑出了肌肉和思考。

身体是我们的,也不是,它只是我们这一世灵魂的容器。从这个意义上讲,它是我们的合作伙伴,不是我们要征服的对手,试着与它和解,而不是过多强调“战胜自我”。

有瘦身需求的人,对于自己的身体请耐心一点。换一种方式,要疏导不要压制,要鼓励不要嫌弃,要雕琢不要修理。让它心甘情愿地配合,和我们一起通向变好的路才是正途。

从此,一样是节食,一样是运动,因为正向思维的关系,压力、困难也会随之消减。

我明白这个提法太过理想,因为道理大家都懂,做起来却太难。但没关系,在“知道”与“做到”之间的那段距离就叫“修行”,我们终将会在这条路上,除了瘦、美、健康之外,获得终极的人生要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