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YiLin Yuanchuang ban - - 生命颂 -

仍旧是一个天水老师。他的爱人在一所最多的时候只有12个学生的学校里上课。

也是个老师。二十一年。最后积劳而去。我问他最后悔的是什么。

“当初填支教志愿的时候我没去。”他倚靠着车窗,神色淡然。“有什么难言之隐吗?”我问道。“没有,我这边当时有一个残疾学生,心理也有点问题,我不放心,后来就一直没去成。”他憨厚地笑了笑。

我没说话,看了看他在火车上还在赶的教案,笑了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