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式的“傍大款”

YiLin Yuanchuang ban - - 人文地理 - □薜 涌(图/点点)

你不管搬到多富的地方,还是中低收入的人口占多数,他们的选票也是多数,所以,即使富人缴税多,在地方事务中,富人也要听中低收入阶层的话。

房价、房地产税、义务教育等问题,一直是国内民生的热点。在美国,房价和教育问题直接相关,两者的连接点就是房地产税。

美国的中等房价,如今已经跌到五十万美元以下,可以说很便宜。国内许多读者曾指责我故意略过了美国的房地产税,进而夸大了美国住房的可承受程度。其实,美国对住房费用的统计,包括了房地产税和住房保险等一切费用。不过,更关键的问题是,房地产税是当地教育经费的主要来源。我曾开玩笑说,这是美国式的“傍大款”。

以我所在的波士顿远郊不足6000人的小镇为例。这里的学校曾进入过《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前百名公立高中的排名榜,属于顶尖的学区。当然,代价是房价高。房价高,房地产税就多,教育经费就充足,当然学校好了。但算算账就明白,“穷 人”恰恰在这里大有可捞。

那么,谁来给这些“穷人”的孩子埋单呢?当然是富人。这还是通过房地产税来实现的。暑假的一个星期日,女儿在家里练琴练得心力交瘁。我对她说:“咱不练了,爸爸带你玩儿去。”说走就走,开车五分钟就到了镇中心的湖边。这里有各种免费的船只。我们从救生人员那里一人要了一条划艇下了水。宽广的湖面,只有我们两个人,除了远处依稀可见的一点帆影和一艘汽艇。相比之下,颐和园的昆明湖倒像是个养鱼池了。环视这一尘不染的人间仙境,我突然冒上个俗不可耐的问题:谁给我们这“慈禧级别”的享受埋单?答案很清楚:房地产税。

当我们慢慢划向一个郁郁葱葱的湖岸时,一栋豪宅在树丛中隐隐而出。凭着对本镇的知识,我大致可以判断:这栋黄金地带的豪宅至少两三百万。“谁来埋单”的问题迎刃而解。

简单地算算就知道:按300万美元算,这栋豪宅每年的房地产税是40000多美元,这种富豪家庭,孩子往往上私立学校,不 占用公立学校的资源。所以,他们的税金大多是用来补贴我等平民百姓孩子的教育费用,维持包括这湖光山色在内的公共设施。富人的房子,要按照我们规定的尺寸盖。如果仗着自己有钱就盖高楼、让房子超越树丛,我们平日到湖上划船时看着心烦,就可以叫镇政府把那豪宅拆掉。这就是老百姓集体决定的“区域规划”:有些地方是自然保留地,你有多少钱也没法买;有些地方腾出来开发,富人可以来,但必须把房子隐在树丛中,让我们划船时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

我所住的地方虽然豪宅很多,但由于离波士顿比较远,还不是最贵的地段。有个叫Weston的地方,中等房价就比我们这高出100万,是马萨诸塞州最贵的镇。几年前,一个金融总裁在那里盖了栋几千万的豪宅。五口之家如此挥霍,惹得《波士顿环球报》专门报道。但是,镇里的一位世代居民接受采访时反而心怀感激:“这家人实在帮了我们镇的大忙了!”因为当地居民享受着他的税收带来的好处。

许多批评者指出,以房地产税支付当地学区教育经费的制度,制造了区域间的贫富分化,使富学区和穷学区的学校成为两个世界。但是,对于一个每月能拿出一两千块支付房租的家庭,在这种制度下仍然有许多机会去“傍大款”,靠在高端地区买便宜房或租房“沾”富人的光。而且,你不管搬到多富的地方,还是中低收入的人口占多数,他们的选票也是多数,所以,即使富人缴税多,在地方事务中,比如定什么税率、往学校投多少资、怎样保护环境等问题上,富人也要听中低收入阶层的话。这样的机制,多少缓解了贫富分化所造成的社会矛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