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盏禅ຏ窥人生

YiLin Yuanchuang ban - - 彩蛋攻略 - □袁 野(图/曹黑黑)

这世上有两种生活,一种是琴棋书画诗酒花,一种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前者是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美人如花隔云端,阳春白雪地让人憧憬稀罕,充满着不食人间烟火的风雅,后者则是现在流行的一个词儿“接地气”,充满着火烧火燎的人间烟火,听起来朴实,做起来厌烦,但却人人离不开它们。

我不能理解的是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中关于“酒”和“茶”的定义。如今的酒,不再是古人“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逍遥自在,现今,酒沾染了太多烟火气息,酒桌文化讲究的是一个热闹痛快,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豪迈,感情深还得一口闷,实在和琴棋书画搭不上关系。而一谈到茶,耳边自然而然地响起天籁之音,焚香沐浴之后,美人身穿婀娜旗袍端正坐于古琴之后,挑、捻、勾、托,高山流水,知音难寻。而你,手中端着香茗,须要小小的盏儿,郑重地托着,在鼻端轻嗅后浅啜一口,茶汁热热地滚入喉咙,在口腔里泛起芬芳的回甘。

这其中,酒与茶,明显是后者更为不食人间烟火一些。

而且这品茗之道,重在一个“品”字,而绝非“饮”,《红楼梦》里,借妙玉之口说了不少关于茶的风雅,其中最著名的言论莫过于对于茶量的形容:“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饮驴了。”品茗的人都有公道杯,用公道杯分茶,每个茶杯的茶汁都一般多,视作一视同仁,所以得名“公道”。

在公道杯的世界里,众生平等,管你是高管 富商还是布衣走卒,都是小小一茶盏的量,喝下去再满上,所有不餍足的欲望,所有与世无争的情怀,在这里,都无一例外地,是浅浅一盏清香袅袅的茶汤。不多,也不少。人在年轻时,青葱年少,气盛凌傲,觉得自己一览众山小,欲与天公试比高,朝气蓬勃如同未经发酵的绿茶,茶汤青翠,仍保留绿叶的风华正茂,香气自然,绿莹莹的茶汤喝入腹,好像置身于万亩茶园,清香自然的气息荡涤口腔,余香不绝。

人经历过一些事情,学会了点做人的道理,就如同半发酵的乌龙茶。茶汤颜色虽然不似绿茶青翠,却也有着这个阶段特有的色泽——或金黄,或深绿,或浅棕,口感兼具绿茶的清香甘醇以及红茶的色泽果香。

人在社会上摸爬滚打,最后终究会变成全发酵的红茶——汤色鲜红或者深红,香气浓郁,口感更加厚重醇厚,细细品来,有穿梭时光的悠然意境。而人到了这个年纪,少了年轻时的棱角,变得更加温厚,从性寒变成了性温,更通人情世故,更懂体贴他人,喝红茶更养生,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一盏茶汤,人世百态,自神农到战国,从盛唐到明清,茶香悠然千年,每一口都是历史,每一滴都是典故。

世间风雅之事,莫过于此。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