ࠃၸᄉྕὋణ᫁ˣ

YiLin Yuanchuang ban - - 青春锦囊 - (图/李坤)

爱究竟是什么,越来越难解。因为随着年龄渐长、经验渐多,曾经深信不疑的一见钟情,也变成了“所谓一见钟情,不过是心随色动”。

《林徽因全集》中,有一个篇章是《纪念志摩去世4周年》,洋洋洒洒地写道:“去年今日我意外地由浙南路过你的家乡,在昏沉的夜色里我独立火车门外,凝望着那幽暗的站台,默默地回忆许多不相连续的过往残片,直到生和死间居然幻成一片模糊……”如此深情款款的文字,似乎证明他们曾经相爱。

相较于徐志摩的情意满满,梁思成的爱,是更加实用的存在。两家父辈交好,年龄相仿,兴趣相近,又没有前妻之扰,据说林徽因建筑绘图大半是草图,是梁思成最后帮她完成定稿。在他们的一生中,工作与生活相互渗透,梁思成没有徐志摩那样的才情,但他可以陪伴她,去做她想做的事。甚至连他学建筑,也因为这是她的志向:“我当时连建筑是什么都不知道,徽 因告诉我,那是包括艺术和工程技术为一体的一门学科。”他是橡树,她是木棉,他们的手相握于云端。相较于仰望她的小草,纠缠她的凌霄花,面临狂风暴雨,橡树是她最实用的遮挡与依偎。

我们曾经迷恋灵魂伴侣,我未开口你先知,爱与追随,就是恍若前生已识,后世相见,然而这样的爱,或者我们没有遇到,或者遇到之后,相熟相知相离,或者终于执子之手,却被生活磨成了一对相依为命的人。

爱情与爱是有差别的。爱情是轰轰烈烈的一道满汉全席,每一道菜都“骨骼清奇”,令人食之难忘;爱则是清粥小菜,一碗阳春面,一把小白菜,于人于己毫无压力,你每日都消受得起。人要经历多少事情,放下多少自以为是的期盼与梦想,才可以明白,实用的爱,是最长久的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