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ງܫᄊη

YiLin Yuanchuang ban - - 开怀篇 - □何家豪(图/兜子)

亲爱的森林防人者:

距离我们上一次通信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些日子我忙了起来。开春后,海参们渐渐苏醒过来,这便是人类口中的海参季节。

海参们早早就做好了被捕食的准备,对于我们来说,生存和死亡是同时进行的。

这个世界上有人可以吃的东西就有可以吃人的存在,这是理所应当的,我就是个例子。

可人类似乎早就忘了这一点。因为他们的死因都被归结为所谓的“海难”“海妖”甚至“被触怒的大海”,其实我这个凶手,不过就是个大点儿的海参。

前两天我遇到了一件怪事。我见到了一个堪称完美的少年。

他生来就是个万里挑一的海猛子的料。他长得简直就是一条鱼,异常宽阔而结实的胸口流水一般长在船桨般的肩膀下,手臂长而柔韧,划起水来毫不费劲。他脑袋稍小,是精致的鹅蛋形,头发绵软得像飘扬的海藻,一双大眼睛在水下也能放出厉光,可眉骨却高耸得惊人,他皮肤黝黑,不像晒的,他对水没有任何抗拒,说明他从小在海边长大。

他年岁尚小,十岁左右,目 前来说并不能威胁到我,可一旦他长大成人,也许我会死在他的手上。我见到他是在前些日子的一个上午,我见着他往这边游过来,就在那一瞬间,我看见了他无与伦比的潜力和他潜在的威胁

这里很安静,太安静了。零碎的阳光飘落下来,星星点点。天空被层层叠叠的树叶修饰,无时无刻不是黄昏。

性,我坚定了一个信念——我一定要吃了他。

首先,吃了他能使我在未来少一个对手。其次,他一定很好吃。

他的头发消化起来一定是刚冒头的海藻味的,纤维风味十足;他的皮肤会比鲨鱼尾鳍嫩上十倍而又有韧劲……

他渐渐游近,再近一点儿我便能一口吸下他,他渐渐游近,你能感受到当时我有多兴奋吗?可就在我发动攻击前的一刹那, 一只大手竟将他拎出了水面!

一个健壮的男人,应该是男孩的父亲,水面上传来他责骂的声音,接着,男孩哭闹着在水里翻搅了一会儿,便被男人拎着耳朵带走了……

千载难逢的机会就这样白白错过,实在可惜。接着,你猜怎么着?不久之后,我又遇到了那个男人。可怕而吊诡的事情发生了。

他应当是个经验丰富的壮年海猛子,他仿佛一只饥肠辘辘的贪婪的海鸟。他疯狂地下潜捞“海货”,再疯狂地上浮,根本不停歇。低级错误一大堆,手在礁石上磕乌青了也不停歇,仿佛没有痛觉,为了多捕到些“海货”,肺里呛着水也在所不惜。于是,理应察觉到危险的他这次麻木了,他一丝快要被捕食的迹象也没发现,并毫无顾忌地接近我……于是我吃了他……

我在咬住男人的同时也做好了要进行一番搏斗的准备。可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男子一开始的的确确剧烈地挣扎起来,可接下来发生的事让我出乎意料。

他突然回过头来,仔细地看着我,他见到了我的巨大与张牙舞爪,可目光没有丝毫无助与恐慌。他肌肉一软,莫名地放弃了抵抗…… 以他的力量绝对能逃走,可他却放弃了……这件事实在奇怪,我得琢磨好长时间了,在消化完他之前……

祝枝繁叶茂,望尽快回信。

《胭脂将》在《意林·原创版》连载已三年有余,常胜将军,一直以来深受意粉的拥趸。2017年,语笑嫣然大神将重新书写《胭脂将》,一切重新开始,在新的一年,《意林·原创版》“我是作家”将撤出《胭脂将》,移位《意林·全彩Color》,更多精彩欢迎您关注!

投票方式:发送我是作家+作家姓名至13717688046(每条资费0.1元)。

咨询电话:010-51900481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