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Lin Yuanchuang ban - - 锦年情事 - (图/孙小片)

五月的重庆,气温持续飙升。对于亦乔来说,这个夏天有点儿难挨。

“也许是时候找个男朋友了。”亦乔被自己冒出的这一句吓了一跳。

“不好,要迟到了!发什么神经……”五点有优秀学生表彰大会彩排,自己是主持人,眼看时间不早,亦乔抓起包奔去校车站。彩排在老校区的大礼堂,走在林荫道上,深吸一口阳光和树叶的味道,心情瞬间大好。

礼堂的门开着,灯火通明,可容纳500人的会场大气恢宏,红色沙发座椅鲜艳庄重,沿着阶梯上的地毯一步步往下走,亦乔忽然觉得自己仿佛一位新娘,不自觉配合着脑海中的《婚礼进行曲》,一路嘚瑟地来到台前。

“嘿,好久不见啊!”亦乔猛地拍了一下男主持,也是她的好哥们儿。看到对方被吓到的狰狞表情,正要笑出声,只听背后一句:“你就是亦乔啊!”“对啊!”亦乔心想,哪有人这么问的?一贯的傲娇范儿正要起势,一转脸,时间定格了:这是一个 帅气男生,身材修长挺拔,眼神干净温柔,是在对我笑吗?

亦乔一脸花痴,不忘在心里给这张脸下总结:俊朗中带着秀气,儒雅中透着挡都挡不住的帅气。

“啊,不好意思,我叫许子新,负责这次颁奖晚会的幕后工作。因为刚才正好聊到你,所以才这么问,没被吓着吧?”

这个男孩笑起来也很好看,亦乔想到了宿舍窗外树叶上的大片光晕,热烈,灿烂,晃得人睁不开眼。

那晚演出很顺利。回到宿舍,亦乔马不停蹄地打开电脑找实习单位。忙到马不停蹄,右下角的QQ一闪一闪, “是我,许子新。”

亦乔乐了,矜持了一分钟还是点了同意,然后盯着电脑屏幕 等啊等啊,等到困了对方也没说句话。关灯,睡觉! “你今儿是不是不舒服啊,睡这么早?”室友lulu一脸吃惊,亦乔可是从没在11点前爬上床过。

“从今往后,我都这么早睡,美容觉!”亦乔没有理会她,翻身睡去。

次日正式主持非常成功,结束后有个聚餐。

亦乔一向不喜欢这种场合,借口不舒服提前走了。

夏天晚上的老校区很值得一逛,一出校门就能闻到一种独属于重庆的江湖气,灯光,嘈杂的人声,啤酒杯相撞的声音,烟雾缭绕的烧烤摊,每一样都令人着迷。她却踽踽独行。“亦乔?”有人叫她,一回头,许子新露出八颗牙,“果然是你,你不是不舒服吗?

“你怎么总喜欢在背后喊人,是觉得一回头看到你会有惊艳的感觉吗?”她语气很不友好,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怒气。

许子新大笑,“你果然喜欢损人,看来没有那么不舒服。”

哼,我舒不舒服关你什么事?亦乔挤出一丝笑容。

“还好,只是有点饿。”她敷衍道。他竟然慷慨地请她吃牛排。那顿饭竟然让她有些许的紧张。他笑着打趣:“你干吗这么紧张?吃饭而已,坐那么直干吗?放松点。”

亦乔的脸“唰”一下红了。许子新盯着她,笑笑不说话,只是往她盘子里不断夹肉。

那晚的牛排似乎很好吃,许子新絮絮叨叨说了很多自己的过往,亦乔漫不经心地听,但事实上,都听进去了。

后来,她留在重庆实习。某日加班过后,大家例行去烧烤摊。

亦乔难改吃货本性,一不小心吃到一大口花椒,麻得眼泪直流,正在这时,手机响了。

“喂喂喂!谁啊?”亦乔一边吸溜着舌头,拿起手机就问。没人说话。看了一眼手机号码,亦乔也沉默了,是许子新。

两个人就这样沉默着,周围很吵,亦乔却觉得仿佛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

“我爱你。”他轻声说,好像喝多了。

似乎没听真切,亦乔小心低声问:“你说什么?” “我说我爱你,亦乔!”亦乔忽然很想哭,为什么一定要喝醉酒说呢?喝醉酒说算什么本事啊!

电话就这样断了,信号不好,等他们再接通,里面全是杂乱的声音,听不真切。

然而日子就这样过去了,许 子新再也没有任何消息。

后来才知道,那晚,他真的是烂醉如泥。

实习的日子过得飞快,亦乔的22岁生日也马上到了,她从不过生日,可今年,她忽然期待有个人陪。

那天正好周六,亦乔一早被手机的振动声吵醒:

“今晚八点我们电影学院有毕业大戏,你要来看吗?我给你留了位置。——许子新”

不去,为什么要去?亦乔对自己说,她匆匆删了短信。

那天很忙,几乎是在忙乱的状态下度过的,然而到了晚上八点,亦乔突然心再也沉静不下来,似乎有什么没做。

鬼使神差,等真正清醒过来,人已经站在了老校区里面。

一番周折过后,来到剧场的门口已经九点半了。

舞台上的许子新正在谢幕,他带着哭腔说,他热爱演戏,热爱这个舞台,热爱这所学校,可是今天是他在这里演出的最后一 场戏……

亦乔忽然眼眶一酸,觉得很可惜,她其实多么想看看他在舞台上的样子,自己到底是在跟谁较劲啊?

观众开始纷纷离席,看到拥出来的人群,亦乔一下子反应过来,“许子新知道我没来吗?他会不会生气?我要躲起来,不能让他知道我来过。还是我应该假装我刚刚看完?”

电话一直在响,亦乔手足无措,眼看观众席的人走完,演员陆续也跟着出来,她手心开始冒汗,硬着头皮接起电话。

“我……我来迟了,对不起。”亦乔觉得脸颊发烫。他已经走到她的面前。“你怎么没有花啊?早知道我好歹给你买一束,你这样也太丢人了吧?”顾不上周围人的起哄,亦乔一看许子新两手空空,着急了。

“你来了就好。生日快乐,亦乔,做我女朋友好吗?”

□王乔赤松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